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曲安然沈隽屹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_曲安然沈隽屹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曲安然沈隽屹)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_曲安然沈隽屹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介绍

深夜已经入睡的周权,迷迷糊糊接起了电话,“啊?老板,您之前不是给她砸了很多资源,这会怎么就……” 曲安然冷酷无情打断周权,“别问那么多为什么,照我说的去办。” “好吧,老板。” 曲安然捏着眉心,烦闷的不行,“沈隽屹人现在在哪?” “老板,你不是知道么,顾小姐找她父亲去了。”周权坐直了身体。 曲安然深吸口气,“我是问沈隽屹去了哪里找她父亲。” 周权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老板,我的工作是…

免费试读

深夜已经入睡的周权,迷迷糊糊接起了电话,“啊?老板,您之前不是给她砸了很多资源,这会怎么就……”

曲安然冷酷无情打断周权,“别问那么多为什么,照我说的去办。”

“好吧,老板。”

曲安然捏着眉心,烦闷的不行,“沈隽屹人现在在哪?”

“老板,你不是知道么,顾小姐找她父亲去了。”周权坐直了身体。

曲安然深吸口气,“我是问沈隽屹去了哪里找她父亲。”

周权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老板,我的工作是监督您公司上的事,顾小姐的事我……不知道。”

“不知道,还不去查。”

“好的,老板,我看改天还是在顾小姐身上装个马达,往后她去任何一个地方,您都能知道。”周权苦恼挂了电话,他家老板那么舍不得沈隽屹,为什么不挽留她。

或者干脆不要离婚好了,这样他家老板时刻可以和沈隽屹寸步不离。

长叹口气,周权立马拿起电脑开始查找沈隽屹的行踪。

半个小时后,周权查到沈隽屹在郊外偏僻的一个银行取过钱。

周权立马把定位发给了曲安然,“老板,顾小姐去了这个地方。”

顿了一会,周权忍不住提醒道,“老板,我们这次回帝都除了处理斯蒂文的事,还有一件事您别忘了,我们该回老宅祭奠您的父亲跟哥哥继母。”

傅家的总公司最开始发家是在帝都,是傅爷爷一手创立的公司,后来,曲安然自己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便自己举迁到了阳城,傅家公司总部一直是在帝都。

“我知道,改天我再去祭拜。”提及他的父亲跟哥哥,曲安然脸上阴霾浮现,一起不愿意提及的往事在他脑海里浮现。

每到深夜,曲安然时不时会梦见自己父亲以及哥哥死去的画面,侧翻的车子,满地鲜红的血混合着车内的汽油染红了半条马路,车子轰的一声爆炸响彻半边的天空,大火瞬间淹没他的父亲以及哥哥跟继母。

从此,他便成了傅爷爷手里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沉默了一会,曲安然忍不住问道周权,“我们傅氏集团在郊外是不是有一个度假村旅游的项目?”

周权认真想了想,“没有啊,我记忆中没有这个项目。”

“是吗?你再仔细想想。”曲安然加重语气。

周权一惊,老板这话什么意思?

周权大脑飞速运转,半秒后才想起来,他家老板口中的旅游度假村项目,不就是沈隽屹现在所在的地方么?

周权恍然大悟,改了口,“是的,老板,之前是有这么一个项目,不过,之前这个项目被您给毙掉了。您之前看了公司做的策划,您评估郊外那块地的价值不大,人.流不广,要建旅游度假村的话亏本的概率很大,您就把这个计划给压下去了。”

“我突然想起来,那块地的价值还是挺大的,把之前的计划提上来,改天就去考察当地情况,我要亲自去。”曲安然阎黑的眸子紧眯。

“……”周权嘴巴张开宛如塞下一个鸡蛋那么大,“好嘞,我立刻安排。”

老板说什么都是对的,周权也就不拆穿了。

翌日。

曲安然去了傅家老宅,那是半山腰的独栋别墅,风景宜人,别墅后面还有后山,小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丛林,老宅的居住场所十分具有隐秘性。

房子里头只有傅爷爷第二任老婆云巧琴一人在居住,一些老佣人帮忙照看,自从曲安然的父亲跟哥哥去世之后,这套房子就云巧琴一人居住,曲安然也不常回来,或许是跟她们感情不亲厚,他宁可住酒店也不愿意回家住。

一回到家,曲安然便去了摆放灵位的祠堂祭拜自己的父亲跟哥哥后妈,看着自己父亲黑白照,曲安然伸手握住,语气有些埋怨,“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把命都给出去了,不仅连你,你的妻子,儿子全都因为你而葬送,爸,你是否后悔认识那个女人……”

曲安然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对自己的父亲傅德厚又爱又恨。

“老板,不要太难过,这些事已经过去很多年,肇事者也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老爷可以地下有知可以安息。”周权安慰道自家老板。

“谁说肇事者得到了惩罚,只是让他们蹲监狱而已,这惩罚也是太轻了。”曲安然双拳紧握,迸出一抹嗜血的寒光。

不知道肇事者出狱没有,算算时间也该出来了。

只要等他一出来,他一定会加倍各种折磨还给他。

“监狱那样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们在监狱里一定过的生不如死,老板,您要是觉得不够解气,我明天就派人把他们往死里揍一顿。”周权出着主意,想要整人的办法很多,只要想想法子就可以实现。

“不用了,等他出来再好好收拾他。”曲安然不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他眼眸嗜血的程度加深,仿佛来自炼狱,一旁的周权吓的猛咽口水。

“现在出发去旅游度假村。”曲安然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表。

现在下乡正好。

“老板,不去见见您的奶奶吗?”周权一眼就站在门口张望的云巧琴,似乎想过来跟曲安然联络感情。

只不过,触及到曲安然冰冷的表情,云巧琴苍老而有穿透力的视线迸出阵阵寒光。

“又不是我亲奶奶,我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曲安然一脸冷漠,疏离,他现在只想去郊外处理旅游度假村的项目。

走出一段距离,曲安然突然又回头看向周权,“我爷爷说,我爸有一个女儿流落在外,查到我妹妹的下落了吗?”

“暂时还没有查到,老板。”周权摇头,傅爷爷的这个孙女已经失踪二十多年,时间太久远,他费尽所有的人力财力也没查到半点消息。

“继续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我爷爷口中的孙女,她是唯一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务必要找到她。”曲安然扔下话,迈步走出傅家老宅,朝旅游度假村而行。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7:3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7: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