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言顾烨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乔言顾烨霆小说_乔言顾烨霆小说乔言顾烨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言顾烨霆小说名字

乔言顾烨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乔言顾烨霆小说)_乔言顾烨霆小说(乔言顾烨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言顾烨霆小说名字

小说介绍

“烨霆哥……我只是,我没有。”陆晚清紧张的看着顾烨霆。现场的粉丝还在沸腾,他们自然是要奋力维护自己的爱豆。陆翊琛看了顾烨霆一眼。“烨霆哥,无论是谁推了谁,还是仅仅只是意外,在乔言姐姐和陆晚清前辈之间,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不要再缠着乔言姐姐。”顾烨霆的呼吸一紧,慌张上前,想要看看乔言的情况。…

免费试读

“烨霆哥……我只是,我没有。”陆晚清紧张的看着顾烨霆。

现场的粉丝还在沸腾,他们自然是要奋力维护自己的爱豆。

陆翊琛看了顾烨霆一眼。“烨霆哥,无论是谁推了谁,还是仅仅只是意外,在乔言姐姐和陆晚清前辈之间,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不要再缠着乔言姐姐。”

顾烨霆的呼吸一紧,慌张上前,想要看看乔言的情况。

“对了,乔言姐姐身体很虚弱,湖水那么冷,下去会抽筋的,就算会水也未必能游上岸。”陆翊琛再次开口,一句句都戳在顾烨霆的心口上。

“言言……”顾烨霆走到车边,神情异常紧张。

他担心乔言是真的,可……他刚才下意识以为是乔言任性推了陆晚清,对乔言不信任也是真的。

“开车,走人。”谭松臣冷眸看着顾烨霆,让陆翊琛上车。

车上的空调很暖,可乔言一直都在抖。

“先回海晏路。”谭松臣跟司机说了一句。

乔言的衣服全都湿透了,他要带乔言回家换衣服。

“言言,到家了。”乔言缩在谭松臣怀里,始终都紧紧的拽着谭松臣的衣服,不肯松开。

谭松臣知道,乔言在害怕。

打横把人抱在怀里,谭松臣下车上了楼。

乔言始终窝在谭松臣怀里,身体已经因为紧绷而痉挛,疼的无法放松。

“陆翊琛!放热水!”谭松臣担心的安抚着乔言的胳膊,小心拍打她的后背。“言言,没事了,没事了。”

浴室的温度很高,热气迎面扑来。

乔言的情况,谭松臣想给韩苗打电话,他和乔言……毕竟男女有别。

“谭松臣……”乔言哭着拽住谭松臣的衣角,尝试着想要伸直胳膊,好疼啊……“疼。”

胳膊好疼。

腿也疼。

浴室。

谭松臣小心翼翼的帮乔言暖着脚,她的双脚冰冷的如同冰窖走出来。

本就皙白的肌肤透着不自然的寒光。

“家庭医生马上就到了,别怕,泡泡澡就暖了,很快就不疼了。”谭松臣温柔的安抚,他真的将自己全部的温柔都给了乔言。

在他看来,只有乔言值得他这么去对待。

乔言手指僵硬的去触碰水温,好暖。

“言言,我……帮你?”谭松臣别开视线,她的胳膊僵硬发疼,怕是脱不了衣服。“我不看……”

眼眶红的厉害,乔言耳根也被热气熏的通红。“我……自己可以的。”

她要脱衣服再泡澡的。

谭松臣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将乔言抱在怀里笑了一下。“好,我出去,有事叫我。”

乔言咬着唇角,慢慢试着伸直胳膊,还是好疼。

“谭松臣……”乔言哽咽了声音。

“言言……”谭松臣紧张回头。

“你帮我,解开扣子好不好……”她的手指根本不听使唤。

谭松臣的脸瞬间燃烧,那么大个人无措的像个孩子。

“那……那什么,我不看。”谭松臣不敢乱看,扭着脑袋替乔言解开衬衣的纽扣。

乔言的脸也很红,等谭松臣跑出门外,才慢慢挪动到温水中。

好暖……

与在冰冷湖水中的感觉,完全不同。

大概,这就是她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吧。

或许她曾经很爱顾烨霆,可顾烨霆给她的只有冰冷。

或许她可以试着去爱谭松臣,因为真的好暖。

没有哪个女人,能几次三番不动心。

她也不是冰山啊,总会被焐热的。

回来的一路上,谭松臣始终都捂着她的双脚,原来……脚心暖了,全身都会暖和好多啊。

躺在浴缸里,乔言头疼的厉害。

这下,怕是要病一场了。

可能是环境太舒适,乔言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客厅,陆翊琛逗弄着小白,调侃的看着自家表哥的出租屋。“我的哥,你那么多别墅豪宅你不住,住出租屋格外有情调啊?”

“我警告你,别惹我儿子。”谭松臣将谭小白从魔爪里救了出来,耳根还红的厉害。

“嫂子这下得以身相许了吧?”陆翊琛呲牙。

“你没事瞎凑什么热闹?”谭松臣蹙眉,责备陆翊琛不打招呼接近乔言。

“三姐让我当护嫂使者,我这不是尽心尽力。”陆翊琛撇嘴。

谭松臣没说什么,坐在沙发上有些后怕。

他怕,若是刚才真的出什么意外。

“哥,你别发呆了,儿子给我,快去看看你儿子它妈,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陆翊琛神助攻。

谭松臣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又犹豫着坐下。“不好,不合适……”

“哥,要不我去?”陆翊琛起身就要往浴室走。

谭松臣伸手扯住陆翊琛的后衣领。“老实待着吧你。”

“言言?”走到浴室门口,谭松臣试着敲了敲门。

浴室没有任何反应。

“言言?”谭松臣有些慌,紧张的推开门。“言言!”

浴室里的热气很足,乔言的肌肤好像和浴缸一样洁白。

谭松臣呼吸一滞,立刻转身,背对着乔言。

乔言昏沉沉的醒来,趴在浴缸边慢慢沉在水里。“谭松臣……水温凉了。”

“那……那要不要出来。”谭松臣声音沙哑,伸手去拽浴巾,将准备好的衣服拿给乔言。“先……穿我的。”

乔言看着谭松臣笨拙的动作看了很久,从水面露出的脑袋微微泛红。

能听到乔言从水中站起来的声音,谭松臣的心跳很快,很懂事的没有回头。

这其实不是他第一次和乔言这么近距离接触。

三年前那次,乔言把自己脱得也很干净。

“咳咳。”尴尬的抬手咳嗽了一下,谭松臣觉得自己也病了,有点发烧。

“你也下水了,冲个热水澡吧。”

乔言有些愧疚。

于是……当家庭医生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人,穿着类似同款的休闲服,盘腿坐在沙发上,都盖着毯子,手里捧着冒热气的水杯,打着喷嚏。

“谭少爷,感冒了,吃点药就好。”家庭医生笑着看了看谭松臣的体温计。

又看了看乔言的体温计。

两人连体温都很一致,38度。

“言言没事吧?”谭松臣更关心乔言。

“也是感冒,湖水太冷了,明天会好很多。”

谭松臣松了口气。

乔言侧目看着谭松臣,小声开口。“我能靠在你肩膀上吗?”

谭松臣的身体一僵,忘了要答应。

乔言已经将脑袋靠在谭松臣的肩膀上,捧着水杯,脸颊通红。

“言言,把药喝了。”不知道缓了多久,谭松臣才反应过来,肢体僵硬的将药放在乔言手中。

“嗡!”

从半小时之前,乔言的手机就一直在响。

是顾烨霆的电话。

一遍又一遍,不间断的打过来。

谭松臣小声问了一句。“不接吗?”

乔言摇头,不接听,也不挂断。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2:33
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2: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