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安然沈隽屹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_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曲安然沈隽屹小说免费

曲安然沈隽屹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_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曲安然沈隽屹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曲安然沈隽屹》由沈隽屹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曲安然沈隽屹,内容主要讲述: 诺大的床,借着昏暗的灯光,只见沈隽屹依偎在东方子濯怀里,盖着白色薄被的东方子濯光着膀子,伸手搂住沈隽屹睡的正熟。 “沈隽屹!东方子濯!”亲眼目睹沈隽屹跟别的男人滚床单,曲安然青根爆起,整个卧房笼罩在一片恐怖的炼狱之中。 耳边暴怒声响起,只喝了一口果汁的沈隽屹缓缓睁开了眼睛,“傅律师……” “不要叫我,沈隽屹,你这女人怎么那么随便,前有宋宇琛,后有东方子濯,你就那么缺男人吗?”曲安然一把将…

免费试读

诺大的床,借着昏暗的灯光,只见沈隽屹依偎在东方子濯怀里,盖着白色薄被的东方子濯光着膀子,伸手搂住沈隽屹睡的正熟。

“沈隽屹!东方子濯!”亲眼目睹沈隽屹跟别的男人滚床单,曲安然青根爆起,整个卧房笼罩在一片恐怖的炼狱之中。

耳边暴怒声响起,只喝了一口果汁的沈隽屹缓缓睁开了眼睛,“傅律师……”

“不要叫我,沈隽屹,你这女人怎么那么随便,前有宋宇琛,后有东方子濯,你就那么缺男人吗?”曲安然一把将沈隽屹捞了起来,愤怒分开她跟东方子濯如此亲密。

身上的被子滑落,沈隽屹低头便看见自己身上就只穿着一个单薄的吊带薄裙,穿的如此清凉,沈隽屹一阵惊慌捂住自己的胸前,“发生了什么?”

“你还问发生了什么?”曲安然暴跳如雷,声线像是咬着字。

沈隽屹脸色惨白,看了一眼睡在自己旁边的东方子濯,再看看傅大律师,以及一帮看好戏的服务生,沈隽屹找回自己的思绪,“我……我来参加你表妹的生日宴会,我为什么会跟子濯……”

“子濯?叫的好亲密。”曲安然努力隐忍怒焰,蛮力将手里的衣服丢到沈隽屹身上,拉着她就想离开酒店,“立刻跟我走。”

“你总得让我先穿好衣服。”看着傅大律师如此生气的俊脸,再看看他身后的几名女服务员,沈隽屹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她多半被傅泽的表妹给设计了,只是,沈隽屹没想到会把东方子濯也设计进去,更没有想到她千防万防,还是低估了傅泽表妹。

正好这时,东方子濯醒了,“清澜……”

看到东方子濯,曲安然气不打一处来。

曲安然上前,就是一拳头,重重打在东方子濯脸颊上,“东方子濯,你连我的人都敢动。”

那一拳用了十成的力气,东方子濯脑袋歪到另一边,嘴角眨眼间鲜血直流,东方子濯再回头时,曲安然已经紧拽着沈隽屹往外走,留下发懵的东方子濯躺在床上擦拭血渍。

“傅律师,你放开我,有话好好说。”手腕被曲安然紧紧拽着,沈隽屹的手腕顷刻间被攥的通红,痛的沈隽屹怀疑人生,“傅律师,你快放开我,我手好疼。”

“闭嘴。”曲安然将沈隽屹塞进车内,以最快的速度飙车回了曲安然的一处庄园内。

“傅大律师,你开慢一点。”车子开的飞快,车窗外面过眼全是平行线,沈隽屹吓的紧紧捂着肚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庄园门口。

沈隽屹一阵眩晕,看曲安然的脸都是糊的。

“下车!”

见沈隽屹动作慢,曲安然一把拽住她便往庄园里头带。

葱葱郁郁的森林,灌木丛生,眼前的房子就像展览的艺术品一样壮观,四种灌木环绕,中间林立着一栋小庄园,房子漂亮的不像话,沈隽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房子。

“傅律师,你干嘛带我来这里,我今天真是去参加你表妹的生日宴,我跟东方子濯,我们两……并没有发生什么,你要相信我。”沈隽屹不断解释,她可以十分肯定她跟东方子濯什么也没有,这都是傅律师表妹的圈套。

“生日宴?你骗谁,今天根本就不是我表妹的生日宴。”沈隽屹这女人说谎也不编个好点的理由。

“怎么可能,我跟东方子濯都收到你表妹生日宴请帖,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你表妹给我发的请帖。”沈隽屹说着,就想拿自己的包,可是,不管她怎么翻找,她的包包凭空不见了,“我的包哪里去了……”

“不用找你的包,我表妹的生日宴会就不是今天,而是三个月后,沈隽屹,你说谎也不打打草稿!”曲安然盛怒拽着沈隽屹往屋里走。

一排排的保镖和为首的管家,一看到曲安然,恭敬弯腰。

“今天不是你表妹的生日宴?”沈隽屹傻了眼。

“待会我就让你死心。”曲安然拿出手机,拨通了安清彤的电话。

深夜,已经回到自己家的安清彤,刚打开电视,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安清彤一看是曲安然的电话,心情十分开心,她立刻按了接通,甜甜的叫了声,“表哥……”

“今天你有办生日宴吗?”曲安然按了扩音器,直奔主题。

“表哥,你不是知道我生日还没到,三个月后才是,我怎么会提前办生日宴,没有的事。表哥,我生日的礼物你准备好了吗?这次你送我什么?可别跟以前一样那么俗气又是珠宝,表哥,今年你改送别的行不行……”

电话那端的安清彤还在絮絮叨叨,曲安然却抬手挂断了电话,“听清楚了吗,我表妹的生日宴在三个月后,而不是今天,沈隽屹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恩?”

“……”沈隽屹这才意识到她跟东方子濯都被傅律师表妹骗了。

沈隽屹冷笑,安清彤设局的手段真是高,难怪今天的宴会人那么少,原来就只请了她跟东方子濯两个人。

沈隽屹百口莫辩,不过,她跟谁在一起,傅律师生什么气?

“你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曲安然怒气满满把沈隽屹甩到床上。

一个跌跄,沈隽屹倒在床上,刚想起身,曲安然俯身压了下来,低头重重吻她,手开始扯她的衣服。

三两下,沈隽屹身上单薄的裙子就被他给扯开,滑落在肩头,还好沈隽屹偏瘦,曲安然并没有看见她微微拱起的肚子,曲安然只是感觉沈隽屹这段时间胖了不少。

男女力气悬殊,沈隽屹死命护着自己的肚子,挣扎了一会,始终挣扎不开曲安然,最后,沈隽屹放弃了抵抗,“傅大律,你要是喜欢这样,你就拿去,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

她知道自己在他面前就犹如蝼蚁,他要是用强的,她多半逃不过。

砰—

感觉到沈隽屹不动,曲安然一拳头重重砸在墙壁上,曲安然的骨节瞬间猩红,“沈隽屹,我今天才看清你!”

“傅律师,我没有骗你,你不是今天才认识我,你就不觉得这件事很诡异?”他怎么可以不问青红皂白就污蔑她,在傅律师心里,对她的信任就这么一点?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6:55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7: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