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上知乎小说_牡丹亭上知乎牡丹亭上知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牡丹亭上知乎全文免费阅读牡丹亭上知乎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知乎

牡丹亭上知乎小说_牡丹亭上知乎(牡丹亭上知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牡丹亭上知乎全文免费阅读(牡丹亭上知乎)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知乎)

小说介绍

「小小年纪,真是不得了啊!」一位微胖,胡子也长的阿公叹了一句,看样子该是个一品大员。「大人言重了。」我谦虚了一声。瞥了一眼温肃,他那脑袋里不会塞了铁块吧?怎么就抬不起来了。「都听见了吧?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手可千万不能伸得太长。好了,就到这儿,都散了吧!我还有话和宝银如初说呢!」皇帝让人散了,自是散了的,只娘娘们,实在没必要走那般快的,我又不吃人。「宝银啊!要说骂人这一块朕只服你,骂得通俗易懂,…

免费试读

「小小年纪,真是不得了啊!」一位微胖,胡子也长的阿公叹了一句,看样子该是个一品大员。

「大人言重了。」我谦虚了一声。

瞥了一眼温肃,他那脑袋里不会塞了铁块吧?怎么就抬不起来了。

「都听见了吧?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手可千万不能伸得太长。好了,就到这儿,都散了吧!我还有话和宝银如初说呢!」

皇帝让人散了,自是散了的,只娘娘们,实在没必要走那般快的,我又不吃人。

「宝银啊!要说骂人这一块朕只服你,骂得通俗易懂,一个脏字也不带,却能将旁人的脸皮扯下来踩了又踩,日后朕若是有这方面的需求,你可千万不能推辞。」皇帝戏谑地说道。

「陛下说笑了。」我瘫着脸。

「如初,你送宝银出宫,毕竟宋大伴年纪大了,总不能事事都劳动他,将她送到宫门你再回。」

「温尚书自是忙的,民女不敢劳烦。陛下随便指个人送我出去就行了。」

「他不是你家的温尚书么?送送你有什么不妥当的?也耽误不了什么事儿,去吧!」

皇帝都这样说了,我也不敢再推辞,亦步亦趋跟在温肃身后,皇后娘娘想见我什么的,其实都是骗我玩的吧?都说圣心难测,这话看来确实极有道理啊!

宫墙深深,说不出的寂寞。

他走在前面,脊背挺直,风一吹,绯衣翻飞,像开在寂寞里的一朵花儿,他很好很好,有文人的清高又不迂腐,有济事治国的大才,心性又极坚韧,又有气度,如那张御史,整整骂了他两年,他竟能忍下,一句话也不说,生的又好看,前途更不用说,三十一岁的二品大员。

他太好了,好得我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他。

「温肃。」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他转身看我,目光清澈,嘴角微微上扬。

「怎了?」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没答应和你的婚事么?因为你太好了,好到我觉得配不上你,你的娘子该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与你谈古论今,帮你掌家理事的姑娘,可这些我都不行。」我会的,都不是他需要的。

「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我,自是我自己说了算。」

那日回去我就搬回了温家,我再闪躲逃避已没了意义,毕竟他都说了,他想娶什么样儿的他自己会看着办,是我想太多了。

温家人口简单,二嫂管家游刃有余,牢狱的几年约莫磨光了阿爹做官的心思,他每天写字画画,或者遛鸟下棋,我闲的没事,也跟着他写字。

写得如何暂且不说,可我有韧劲,认识的字已越来越多,阿爹觉得欣慰。

只宝珠,住在娘家不愿意回去,淮王的脸已经越来越黑,我和二嫂商量了,专门收拾了间院子,让淮王也搬了过来,淮王的脸色一下子好起来了,搬了许多诸如布料,首饰之类的,叫二嫂看着给家里女眷分了。

几个兄长对此事很有意见,有便有吧!谁理会他们啊!毕竟人家老丈人丈母娘可开心得很。

阿娘眼睛不好,想缝衣服绣花早就不能了,我和宝珠陪她聊天,有人家宴请她便带着我们两个去,二嫂得闲了也跟着去。

于是温尚书和淮王亲自送去又接回来,每次去我都觉得旁人家的女眷见了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不大愿意同我说话。

不过她们喜欢二嫂,将温肃的事打听了又打听,又问温肃的喜好,又待我阿娘十分殷勤周到,我便同宝珠坐一旁听着。宝珠如今也有了些王妃的气度,可气人这方面怕是跟我学的。

我长兄的婚事谁也做不得主,要不你们问问陛下去?

她脸一沉,谁还敢多问?

去了几次就觉得没意思了,我不去,我阿娘同宝珠也就不去了,二嫂偶尔没办法了去一两次,都是交集应酬,无法的。

天冷了,宝珠都七个多月了,阿娘阿爹以快过年为由将她赶了回去。

不知王爷怎么哄的她,她四五日了才来一次,她不来我就更闲了,每晚点灯或写字或做点针线,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这样闲。

这日风雪极大,温肃没回来吃饭,派了人回来说晚上有应酬,家里便早早吃了饭,阿爹阿娘睡得早,我打发了伺候的丫头,让她早早去歇着了。

其实我压根不用谁伺候,我阿娘不同意,硬生生拨了两个十三岁的小丫头来,每天给我梳头,端茶倒水。

屋外北风扬雪,呜呜嘤嘤,听起来有些吓人,屋子里地龙烧得热,我将头发散了只穿了里衣,盘腿坐在炕上看我阿爹新给我的一本杂书。

书里志怪精奇,民间传说,有意思极了,不知不觉夜已很深了。

敲门声响起,我披了外衣去开门。

门外竟是伺候温肃的小厮,他叫松墨。

「郎君今日酒喝多了,回来要洗澡,他平日也不叫人伺候,如今进澡房已半个多时辰了,我唤了几次也不应声,好不容易应了,说他头晕,出不来,让我寻您去帮他。」这是什么事儿啊?他不让旁人进,却让我去帮,我可是黄花大闺女好不好?别人怎么看我呀?你看看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3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3日 下午12: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