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最新章节列表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大结局

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最新章节列表(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大结局

小说介绍

《校花也是舔狗赵雪柔》主角是江城赵雪柔作家江城赵雪柔创作。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书中精彩内容: “你们觉得这个设想怎么样?” 江城看着阅读文件的万兴言与陈昂,平静的问出了这句话。 他俩共同阅读着一份新的文件,由陈昂手执,万兴言在他肩膀处聚精会神的盯着纸张上的文字。 可以观察到的是,陈昂的喉结不停的动着,嘴唇也在嗡动,似乎心情有些激动,好半晌他还缓过神来,好像听到了江城的话。 “太完美了!江组长你的设想在类脑上又拓宽出了一条新的路!” 江城挑了一下眉毛,继而问万兴言,“…

免费试读

“你们觉得这个设想怎么样?” 江城看着阅读文件的万兴言与陈昂,平静的问出了这句话。 他俩共同阅读着一份新的文件,由陈昂手执,万兴言在他肩膀处聚精会神的盯着纸张上的文字。 可以观察到的是,陈昂的喉结不停的动着,嘴唇也在嗡动,似乎心情有些激动,好半晌他还缓过神来,好像听到了江城的话。 “太完美了!江组长你的设想在类脑上又拓宽出了一条新的路!” 江城挑了一下眉毛,继而问万兴言,“你能不能实现类脑与人类进行沟通,输入我们的语言语种,在原有的芯片基础上制造一个声音模组,这样就能够实现对话。” “当然可以。”万兴言一口答应下来,这个任务对他来说不要太简单。 江城讳莫如深的凑过去,脸上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两个老组员很少从他不苟言笑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东西私下里进行,懂否?” “私下······好!”他们点了点头,江城安排好了一切,随即走出门去。 第二天依旧无事发生,好像夜晚的谈话从来没有发生过。 只是,在进行完研究准备休息的晚间,小组里的华夏专研者悄咪咪在加班。 一天,一个小时,一分一秒。 在眨眼即过的时间里。 流淌的河流始终得不到冰封,但温度却日渐降低下来,冰冷是这个季节独有的特征,街道上的行人裹在围巾和针织帽子里面,呼出的白雾缓缓上升,消逝在雾蒙蒙的天空。 异国他乡,科研者的心中带着挂念,可惜在别国吃不到饺子,也看不到日渐繁荣的十方烟火。 道路两旁的白桦树站在冷风里,倔强且执着,它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冬天。 只不过,这一季比往年更冷一些。 风继续吹吧,尽早拂过这个星球的每一寸土地,为即将破土而出的嫩芽们昭示考验的来临,在美轮美奂的蔚蓝之中,文明的发展愈来愈兴盛,似乎人类所面临的危机只是一个假象,如果那样该多好啊。 没有人会珍惜现有的平静生活,他们更不会想到有一天,连这种生活都会成为奢望。 假若,城市被封闭,人与人之间即使擦肩而过也不能沟通,必要时候连家门都不能迈出,把自己的呼吸用口罩遮起来,只透出一双无神的眼睛,看向阴沉的天空。 假若,世界被按下暂停键,昔日灯火通明的都市,彻夜彻日不停的喧嚣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栋栋空旷的商业楼,日常活动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孩子不可以上学,工人不可以上班,异地的情侣不可以上床。 那将是一副怎样悲哀的场景。 没有人能够想象,但愿它也永远不会发生。 人很奇怪,总是怀念过往,嘴中说着想回到几年前的夏天,却不珍惜一个逝去的今日。为电影里面爱人的离别,长辈的去世而痛哭,回到家中却给勤劳的妻子一张冷脸,在宿舍打游戏时父母弹来一个视频电话立马挂断。 如果留不住过往,也看不清未来的方向,那请······牢牢把握住这一分钟。 江城夜以继日的进行研究,仿佛不知道疲惫一般,白天要进行宇宙对接计划,晚上还要观察“实现与RBN材料的交流”的进展情况,他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充实。 在一月十五号,华夏的元宵节,极其具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夜晚,江城独自一个人进入了实验室。 他给科研者们放了一天的假,最近小组里的成员实在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对计划的进程也无妨。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万兴言已经制造好了模组,只差最后一步,那就是嵌合进类脑的芯片之中,江城决定亲自来进行这个步骤,于是他打开了实验室的灯。 “啪嗒”。 用来放置类脑的实验室顷刻间变得灯火通明。 角落里,那个罐子被放置着,透明的培养液中,导管牵连着的类脑好像一个粉色的水母,安静的漂浮在中央,江城在看着他,也许它也在感受着江城。 他平静的注视着这个从西北去往京都,如今又被带到观测大楼实验室的四号。不知道为什么,江城觉得它身上有一种美感,并不是视觉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可能是因为四号倾注了科研者们太多的心血吧。 江城缓缓靠近玻璃罐,将机械臂移到一旁,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在手中,那是可以将震动转化为声音的模组,由此可以类脑发声。他将其安装到机械臂里面,然后输入指令。 做完了这一切,他并没有立即进行实验。 而是就站在那里,眼神牢牢锁在四号上,西北的计划中一共有四个实验体,前三个全部为了能够留存下来一个可能而牺牲,生与死的博弈,是一种伟大的艺术。 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类脑计划也宣告成功。 如果,模组真的管用,四号第一句话会说什么呢? 江城很好奇,但也有一种不切实际的虚幻感,他先是赐予了类脑存在于世界的权利,如今更要赐予它开口说话的可能,这种感觉,对一个科研者来说无疑是值得感慨的。 那么,现在便开始吧。 他按下了机械臂的按键,透过玻璃罐子的孔洞,它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类脑的位置,分析芯片所存于何处,模组元件应该嵌合在哪里,然后用一个小镊子,轻轻放到芯片上面。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点失误。 然而,机械臂收缩回来,类脑却没有给出任何应有的反应。 好像模组是无效的,它并不能够准确的发声,又或者类脑陷入了一种沉睡状态,就连培养液都静置,没有漾起任何的波澜。 失败了吗······ 江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出现,其实失败也没什么,再精进一下第二次复装就可以了,多花费一点功夫。 他又在那里站了一会,手指在下巴上蹭了蹭,有些无奈的抿了一下嘴角,顿时感觉疲惫从四肢百骸涌上来,此时夜已经很深了。 外面是繁星点点,从高楼的窗户里可以看见远方的灯火,以及路灯下模糊的流淌的河流,在寒风下起了涟漪。 他不由得把衣衫裹得更紧一点,实验服之下穿的有些少,江城已经感觉有些冷意了。 现在应该回到温暖的被窝,睡一会······ 江城这样想着,他走到门口处的位置关闭了实验室的灯,顿时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可就在他即将要踏出门的那一刹那,一个中性的声音从玻璃罐中传来。 “你好。”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7:33
下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7: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