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犹怜知乎宁琪陆昂芝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见犹怜 知乎_不见犹怜知乎全文免费阅读不见犹怜知乎

不见犹怜知乎(宁琪陆昂芝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见犹怜 知乎_不见犹怜知乎全文免费阅读(不见犹怜知乎)

小说介绍

「宁琪,你在哪?」「宁逸,如果能选择,我一点也不想当宁琪。」我挂掉电话,身体的疼痛再次袭来,我看着不远处在喂元宝吃饭的徐漾。不可以,不可以让她再担心了。我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她们。但是我还是昏了过去。…

免费试读

他语气别扭,却还是开口:「宁琪,芝芝是真的喜欢陆昂,你可不可以……」

我没等他说完话就立即答应:「哥,我答应了,我没有纠缠陆昂,如果段芝芝有本事,陆昂会是她的。」

哥哥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身体的疼痛让我有气无力,我小声地笑了:「哥哥,你还记得吗,爸爸还在的时候,你总是背着我到处乱跑,哥哥,我把钱都给顾叔叔了,他能不能把我的妈妈和哥哥还给我?」

哥哥声音突然一惊:「琪琪,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突然释怀了,我小声地说:「宁逸,我把钱和肾还有男朋友都给段家了,应该两清了吧,妈妈不会再说我是不懂感恩的人了吧?哥哥,你还会生气我不心疼妹妹吗?这一切都是她的了。」

「宁琪,你在哪?」

「宁逸,如果能选择,我一点也不想当宁琪。」

我挂掉电话,身体的疼痛再次袭来,我看着不远处在喂元宝吃饭的徐漾。

不可以,不可以让她再担心了。

我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她们。

但是我还是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我知道,我的癌症早就开始转移全身,甚至我身下一阵湿凉。

尽管我很不愿意承认,我尿失禁了。

癌症转移,毫无力气,失明,尿失禁,都令我的体面荡然无存。

徐漾进来,为我换衣服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说。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被我折磨得形如枯槁。

她面无表情地带着宁逸进了蒙古包。

宁逸眼圈红了,甚至能看得到他眼边的乌青,一看就是徐漾为我出气打的。

我愣了愣:「我真的没有其他东西再给段芝芝了,宁逸,你可不可以不要逼我了?我连死都死得不能安生吗?」

快要一米九的男人,突然跪在地上哭得像个小孩。

他又擦鼻涕又擦眼泪,跪着一步一步来到床边:「琪琪,哥哥带你回家吧?我们回家治病好不好?哥哥不会再去陪别人了,你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会……」

我推开他:「宁逸,我求你离我远一点吧。」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我,被我不着痕迹地躲开,他有些愣神,又突然红着眼圈问我:「很疼吧?是不是很疼,琪琪,和哥哥回家吧。」

我突然开始崩溃,这些天来的伪装终究变成了最狰狞的面孔,我疯了一样地咒骂他:「宁逸,我快要死了,你来装什么好人,如果真的当我是妹妹,就别让我再看见你。」

徐漾把他带了出去,我才重新回归平静。

徐漾擦了擦眼睛:「他自己找来的,我把他赶走,你别动气了。」

我不知道徐漾对宁逸说了什么,反正他没有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日复一日地疼痛,连止疼药都没有用武之地,我咬着牙忍着剧痛,只有徐漾离开蒙古包的时候才敢小声呼痛,元宝不再爱出去奔跑,它更加黏我,更爱守着我。

我忍着疼痛,感受着全身每一个关节的酸胀难忍,还是起身陪着它去玩了一次飞盘。

我高高地扬起飞盘扔在很远的地方,可元宝不为所动,它只是趴在我身边,抱着我的小腿。

我揉了揉它的头:「你想不想让妈妈开心,去吧,捡起来,乖孩子。」

元宝这才朝远处奔去,但它还是一步一回头,生怕我消失掉。

就这样吧,元宝,你要学会不再回头。

我骗徐漾说,止疼药起了作用,我可以慢慢站起来行走,她这才开心起来。

她是真的相信我,我的身体可能正在有好转的迹象。

宁逸没有再来见我,但我还是能看到蒙古包外常常会有很多零食还有营养品,还有一套小时候我梦寐以求的芭比娃娃。

还记得那时候,顾叔叔只买了一套,四个娃娃,我两个,段芝芝两个。

但是段芝芝四个都喜欢。

妈妈二话不说将所有的娃娃放在了段芝芝的房间内。

她甚至当着顾叔叔的面数落我:「你顾叔叔供你们上学容易吗?你还想玩娃娃?以后有本事自己挣了钱自己买吧,不要和芝芝去争。」

徐漾犹豫:「宁逸,或许是真的悔过,要不……」

我摇摇头:「阿漾,就算他现在真心想要对我好,也无济于事了,我根本不需要了,况且我也不想他活在愧疚的阴影里,让他离开吧,不要再来了,就当我在很远的地方还好好活着。」

徐漾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陆昂的电话开始打到徐漾的电话里。

徐漾本就对他恨之入骨,说话更是不留情面。

宁逸没有告诉过他们我生病的消息,因为我威胁他如果他告诉其他人,带了其他人过来,我这辈子不会原谅他。

陆昂在电话里听得出声音倦怠。

他哑着声音恳求:「徐漾,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求你告诉我,她在哪?」

徐漾冷笑:「怎么?是段芝芝现在不缠着你了吗?抑郁症加上从小身子弱,偏偏还是阳光明媚的性格,是不是所有人都着急忙慌地心疼她啊?」

陆昂顿了顿:「宁琪一直都是很善良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她一定要推开我,她半年前甚至给她妹妹捐了一颗肾,为什么现在这么容不得她?我知道宁琪委屈,但是段芝芝抑郁症,她很极端,容易寻死,我们总不可能看着她去死吧?」

徐漾:「她爱死就死去。」

电话挂断以后。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9: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9: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