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晋云薛宜宁全文免费阅读骆晋云薛宜宁_骆晋云薛宜宁骆晋云薛宜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骆晋云薛宜宁全文免费阅读(骆晋云薛宜宁)_骆晋云薛宜宁(骆晋云薛宜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薛宜宁一身明黄穿梭在黑夜当中,仅能凭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眼前的山路。她熟稔地绕开一个一个陷阱,当看到一个陷阱下的鲜血时,她的内心再也无法镇定。…

免费试读

薛宜宁一身明黄穿梭在黑夜当中,仅能凭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眼前的山路。

她熟稔地绕开一个一个陷阱,当看到一个陷阱下的鲜血时,她的内心再也无法镇定。

她布置的大多都是捆绑住,拖住脚程的陷阱,为什么会有血?

楼炎冥有暗卫保护,只有她的六哥……

“暗卫还不出来,我命令你们,马上去找六皇子!”薛宜宁急红了眼,不能接受是自己害了一直疼爱自己的六哥。

“可是,我们是奉命保护公主殿下您……”暗卫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只见薛宜宁拔了头上的凤金簪抵在了自己的喉间,一字一句:“去还是不去。”

一瞬间,暗卫再也无人反驳,一个接连着一个飞身而去。

薛宜宁看着四周再次恢复的静谧,害怕的心情仍然无法平复。

她将马匹栓在一颗硕大的榕树底下,摸索着黑暗,一遍遍喊着六哥的名字。

不知多了多久,直到在灌木丛中撞上一堵人墙,人墙发出闷哼声。

薛宜宁抬头看去,月光下男人冷峻的棱角格外分明,幽深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自己。

“楼、楼……”

楼炎冥将她的话语捂住在了温热的手心,微蹙的剑眉示意她不要说话。

只见月光下不远处一只庞大的阴影擦身而过。

薛宜宁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虎豹。

她的右手因为紧张抓住了男人胸前的衣服,直到虎豹离开没有了声响。

楼炎冥再次发出闷哼声,薛宜宁才惊觉自己适才一直抓着他。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薛宜宁松开了手,却在下一秒又瞪大了眼睛。

看着月光下手上泛红的鲜血,薛宜宁看向楼炎冥,柳眉微蹙:“你……受伤了?怎么打不过这只菉绉虎豹?”

楼炎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看着薛宜宁的眼睛,暗紫色面具下嘴角略带笑意。

薛宜宁心底已经有了大概的定论,楼炎冥传说中的武功高强是假的。

所以适才那个陷阱下的鲜血,不是六哥的,而是楼炎冥的。

可是他明明有暗卫的保护,就为了娶她而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吗?

曾几何时,当年的骆晋云待她也是如此。

只是,终究错付,而故人也已逝。

薛宜宁难解地看向楼炎冥,态度第一次有了松动,白皙的小脸在月光下美得毫无瑕疵:“楼炎冥,你能摘下面具吗?”

轻柔的声音让楼炎冥为之一怔,他漆黑的眼眸深深看向她,声音沙哑:“不能。”

闻言,薛宜宁手指紧攥,她不止一次怀疑过楼炎冥,他给她的感觉真的很像骆晋云,只是骆晋云已经死在了一年前的泥石流中。

正想着,脚踝传来突然的刺痛,薛宜宁看去,一条浑身竹青色的小蛇咬在了脚踝。

她的脸顿时吓得苍白无比,这是她平生最怕的动物,她吓得不敢出声……

薛宜宁脸色的苍白程度让紧紧盯着她的楼炎冥察觉到不对劲,他看向她颤抖着朝下的手指,赫然见到一条竹青色的小蛇咬在她的脚踝。

楼炎冥脸色顿时也是一阵煞白,他猛地拽起小蛇,将它丢出半米开外。

一道剑光闪过,竹青色小蛇顿时被劈成了两半。

而薛宜宁的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视线逐渐开始变得模糊。

楼炎冥看向薛宜宁的脚踝,伤口之处毒素已经开始蔓延,他没有丝毫地犹豫,摘掉了面具,露出原本的面貌。

可就在这时,月关如练洒下,薛宜宁的意识忽然清明一瞬——

“骆晋云?!”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1:22
下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1: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