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穗陆东珩周肃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周肃_许穗陆东珩周肃许穗陆东珩周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许穗陆东珩周肃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周肃)_许穗陆东珩周肃(许穗陆东珩周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许穗陆东珩周肃》主角是许穗陆东珩周肃,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第三人称的写作视角,带来极佳阅读体验:何豆蔻活力满满的样子让许穗笑了笑:“我那天醒来的时候也头疼,以后再也不想喝醉了。”一整天,许穗都在默默的观察公司里的同事。周五晚上的事也许和他们没有关系,也可能是他们伪装的很像,总之,许穗没有察觉到一点不对。…

免费试读

陆东珩拿出纸巾递给苏若。

苏若没有接,而是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里。

陆东珩轻推了一下苏若的肩膀,苏若没有退开,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声音颤抖,有着无法掩饰的脆弱:“就让我靠一会儿吧。”

陆东珩到底还是心软了。

苏若在他怀里哭了一会儿,然后直起身来,微低着头把脸上的泪珠擦干:“今晚真的麻烦你了,这么晚还叫你过来。”

“但我刚刚真的是急坏了,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想给你打电话,我……”

“苏姨出事,自该是叫我的。”陆东珩道,“你们来多久了?”

“不到半个小时。”苏若话音未落,紧闭的门被推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苏若立马上前去询问,医生先说了苏太太目前的情况。

苏太太是过敏性休克,才会有怎么叫都叫不醒的情况。

好在因为送医及时,苏太太已暂时脱离了危险,但还要住院观察几天。

说完这些,医生接着道:“病人在以前有没有对什么东西过敏?”

苏若蹙起眉头仔细回想:“我妈除了对黄豆过敏,我也没发现她其他的东西过敏,倒是以往春天,有时皮肤会起一些红疹子,但每次都不严重。”

“这是她过敏最严重的一次。”

她的眉头皱得越发的深了:“家里的厨师知道她对黄豆过敏,家里的任何食物中都不会有黄豆。”

医生又询问了几个问题,苏若也都一一回答了。

没有黄豆,也没有接触一些容易引发过敏的东西,吃的食物更是以前曾吃过的。

医生猜测道:“也有可能是以前不过敏的东西,近日因为身体原因造成了过敏,等身体好些了,先去做一个全身体检,再做一个过敏原检查。”

医生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紧接着苏太太被送进病房,苏若也略略放下心来。

苏太太的身体本就不算很好,今晚又过敏性休克,看起来脸色更苍白了,嘴唇更是没什么血色。

造成苏太太会过敏性休克的起因还没有找到,苏若还是有些心事重重。

她对着陆东珩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来:“今晚麻烦你了,大半夜的将你叫来,好在现在没什么大事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守着。”

陆东珩看了眼腕表,已是深夜一点多了。

“那我先回去了。”他目光扫过病床上的苏太太,添了一句,“我明早再来看苏姨。”

听着陆东珩离去的脚步声,苏若靠坐在病房里的小沙发上,闭上眼睡去。

……

陆东珩回到公寓,许穗正沉沉睡着,露在外面的手还拿着手机。

他换上睡衣,躺下抱着香香软软的小女人。

许穗被他的动静惊醒,睁开睡眼迷蒙的双眼看他:“你回来了。”

陆东珩嗯了一声,“回来了,睡吧。”

许穗在他怀里睡过去,醒来的时候是被闹钟吵醒的。

今天杨婧雪要来京都,她知道杨婧雪到京都的时间,所以定好了闹钟要去接她。

许穗关掉闹钟,半睁着眼睛坐起来,身旁没有人,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留着陆东珩龙飞凤舞的字。

他说他有点事早早的出门了,可能中午回来。

许穗看完,把纸条放回原地,进了浴室洗漱。

一个小时后,许穗在高铁站出站口等着好友。

没多久,杨婧雪的身影出现在许穗的视线中。

她穿着黑色套装,并不长的头发扎起,整个人有种英姿飒爽的美。

“婧雪。”许穗笑着叫了她一声,上前去抱住杨婧雪。

抱完,许穗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今天换了打扮了。”

杨婧雪甩了下头发:“这衣服刚买的,怎么样,我也挺适合这个风格的吧?”

她本就是眉目清冷的女孩,今天换了风格,也一点都不显得突兀,反而更觉契合。

许穗笑得眉眼弯弯,挽住她的胳膊:“当然了,我的婧雪不论怎么打扮都是最漂亮的。”

两个女孩说说笑笑的走出高铁站,打车到了另一处公寓。

一进门,杨婧雪来不及参观,先坐到柔软的沙发上,长舒一口气:“今早为了赶高铁,我五点起的,好累。”

许穗提议道:“要不先睡一会儿,睡醒刚好可以去吃午餐。”

“不了,先去逛逛吧。”杨婧雪拍了拍脸蛋,“我知道距离这里大概二十几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家火锅店,我们先在这附近逛一逛,等会中午去吃吧。”

许穗把脑袋靠在她肩膀上:“你真当来旅游一样的了,还要先出去逛逛。”

“当然了,而且我虽然在京都长大,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很熟,这里我就不怎么熟悉,可以去逛一圈。”

“那成,小区对面有家……”许穗话还没有说完,杨婧雪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一看,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大半。

“我妈打来的。”

她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电话里传来的不是杨母的声音,而是一道算得上陌生的男声:“婧雪,我是你……”

杨婧雪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是谁,有什么直接说吧。”

她听着男人的说辞,一大段的话总结起来,便是杨母生病了,想要见见她。

“哦。”杨婧雪声音冷漠极了,“你让她把看病买药的账单发给我,我会把钱打过去。”

许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电话那边的男人沉默了几秒:“我知道当初因为我,你们母女俩闹得很不愉快。”

“但你们终究是亲母女,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斩不断的。”

“你还是找个时间来见见她吧,兴许你一来,她心情好了,病也能好了大半。”

“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也不知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杨婧雪眉眼冷淡,“我还有事,先挂了。”

收起手机,杨婧雪本来不错的心情也受了影响。

许穗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杨婧雪接过,仰头咕嘟咕嘟地喝了个干净。

“没事了,走吧,出去逛逛。”

她们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边走一边聊着女孩子之间的话题。

到了下午,许穗本想再陪杨婧雪一会儿,但陆东珩打电话过来,她便有些动摇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6: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6: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