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上全文阅读_陈宝银温如初(牡丹亭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陈宝银温如初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

牡丹亭上全文阅读_陈宝银温如初(牡丹亭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陈宝银温如初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牡丹亭上》是陈宝银温如初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陈宝银温如初。小说内容精选:「别人便也罢了!宝银打发走了,我也不再说了,只你是你娘当初要死要活生下来的,一连生了三个儿子,等生下你,你娘待你如珠如宝,将家里最好的都给了你,你三个兄长过了十二便送去山西读书,因是儿子,自不能娇养,每年除了束脩,我和你娘一年只给他们五两银子,他们每次回家,哪次没给家里人带礼物?那都是他们省吃俭用攒下的。」「只你,说要学琴,几百两的琴,看上了就要买,我和你娘可说过什么?教你弹琴的老师一年得花多少银…

免费试读

「别人便也罢了!宝银打发走了,我也不再说了,只你是你娘当初要死要活生下来的,一连生了三个儿子,等生下你,你娘待你如珠如宝,将家里最好的都给了你,你三个兄长过了十二便送去山西读书,因是儿子,自不能娇养,每年除了束脩,我和你娘一年只给他们五两银子,他们每次回家,哪次没给家里人带礼物?那都是他们省吃俭用攒下的。」

「只你,说要学琴,几百两的琴,看上了就要买,我和你娘可说过什么?教你弹琴的老师一年得花多少银子?你每季都要制新衣打首饰,旁人都说你知书达理,却不知你骄横放纵,等我同你娘发现时已然来不及了。当年我同你娘看了多少人家才给你定下了内阁中书郎,人家能同意这门亲事,还是因为他弟弟同二郎是同窗,觉得你三个兄长人品端方,不是因为你真的才华横溢,你却因为人家长得丑要死要活地不同意,最后竟与那苏家生私订了终生。」

「他爹与我同科,一个从七品的官,每日留恋花楼,只家里的姨娘就有七八个,苏家生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与大郎同岁,数年只考了个秀才,你那婆母出了名的浑人一个,当初你嫁人时我可同你说过了?你既嫁了,你娘当初几乎将家里腾空给你填补了嫁妆,再苦你也得自己过。」

「家里一朝遭难,除了琼娘一个都不留地抓了进去,你长兄当初并不同我们关在一处,你娘以为他死了,眼睛都要哭瞎了,后来得了你长兄还活着的消息,才好了些,我和你阿娘还担心一个才七岁的琼娘,怕早都让人给卖了,你二兄三兄日日都挨打,每日两餐饭,馊了的馒头你可吃过?照得见人影的米汤你可喝过?我们谁不知温家获罪,你在苏家过得艰难?谁也没怨你。」

「你不是问她是谁么?她是救了我温家全家性命的人,过了一年她带着琼娘来看我们,那时她也只是个半大的丫头,怕有人要抓琼娘,便给她改了个宝珠的名字,自已瘦高像根竹子,却将宝珠养得白白胖胖团子般,还给我们每人缝了一身袄子,带了酒又带了吃食,塞了钱给牢头,让他请了郎中给你阿娘看了病,要不那年你阿娘早该病死了。」

「数年风雨无阻,吃的穿的用的从不曾少过,连护膝都记得,你长兄救下了我们的命,她护了我们衣食周全。整整六年,你连来看一眼都不曾,既当初没来,如今更不该来,你为着苏家来,我今日便替大郎应下了,不论是你公公还是你夫婿,大郎只保举一人,看是你公公想升官还是你夫婿想当官,等想好了便递个信儿来,以后你和温家便在没关系了。」

「她陈宝银日后若做不了我温家的掌家大妇,便是我温家唯一的大姑奶奶,不论到何时,温家的主她也做得。明日天一亮你便去吧!今日你同温家的缘分便尽了,温家再不欠你的,日后你过的是好是坏,全看你自己了。」

屋里除了呼吸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安静得有些瘆人。

玉娘扑倒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

「阿娘,你听阿爹说的什么?竟不要亲生的女儿了,阿娘,你说话呀!」

「你阿爹的意思便是我的,去吧!我累了,想睡了。」

阿婶看起来确实累了,玉娘的力气哪里有我的大?我下了床连扶带拉地将她送回了屋子,她扯着嗓子嚎哭得惊天动地,儿子睡在床上哭也不管了。

我今日对她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反手给了她一巴掌,总算安静了。

「悄悄告诉你,你若还想赖着温家,阿叔答应的事也能不作数你信是不信?」

她似乎是被打蒙了,我贴在她耳边说了这样一番话,她似忽然又醒了过来。

赤红着眼想要打我,我抓住她的手。

「我这人不仅脾气不好,还总爱同旁人作对,我便先寻个人将你那夫婿给宰了如何?到时你是要在苏家守寡还是回娘家?可你那时早就没了娘家,想想你那婆母,若是到时候她知道是你害死了她儿,她会不会撕了你?我若是你,便见好就收。你长兄能走到如今温家人能活下来,你不知他都舍弃了什么,你既不曾心疼过他,又有什么资格伸手来摘他用血肉种出的果子?」我伸手一推,她便摔在了地上。

第二日一早玉娘就走了,我起得晚,连面都不曾见着。

将养了十几日,两个老人家慢慢都好起来了,家里再没来过一个人,温肃派人来接他们,十年未见的儿子,怎会不想?

没什么收拾的,坐了马车便能走。

「我说的话你可都记下了?到了京城可不比这里,定要听阿娘的话,待阿姐回老家成了婚,来了汴京就来京城接你,你便住在阿姐家,想住到何时便住到何时,阿姐养着你。」

这是我哄宝珠的话,她哭着不肯上马车,我便笑着哄她,我也不知再见她是何时,或许那一日我真的嫁了狗蛋,终于能将他放下时吧!

马车载着温家人远去,似带走了我所有的力气。

我躺了整整两日,收拾了行李吃了一顿饭,将铺子留给何娘子。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3: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3: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