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全文免费无弹窗大结局_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总裁日记凌放最新章节目录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_总裁日记免费阅读完整版

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全文免费无弹窗大结局_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总裁日记凌放)最新章节目录(凌放凌城程泠免费阅读)_总裁日记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介绍

小说名叫《总裁日记免费阅读》,是凌放凌城程泠为主角的一部言情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刘翠霞看着院里阳光洒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看着就很暖和,她却觉得格外的冷。想想刚看到的,喊着修车的丈夫:“葛军,刚才有人进来不?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葛军转着脚蹬子头都没抬:“大门都插着,鬼会进来?”说到鬼,刘翠霞就觉头皮发麻,后脊背一股凉意蹿上来,瞪了丈夫一眼:“天天胡说八道什么?”冷静了一下,转身看着坐在床中间,仰着小脸看着她的墨墨,大眼睛干净明亮地看着她。刘翠霞突然想到老人们都…

免费试读

刘翠霞看着院里阳光洒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看着就很暖和,她却觉得格外的冷。

想想刚看到的,喊着修车的丈夫:“葛军,刚才有人进来不?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

葛军转着脚蹬子头都没抬:“大门都插着,鬼会进来?”

说到鬼,刘翠霞就觉头皮发麻,后脊背一股凉意蹿上来,瞪了丈夫一眼:“天天胡说八道什么?”

冷静了一下,转身看着坐在床中间,仰着小脸看着她的墨墨,大眼睛干净明亮地看着她。

刘翠霞突然想到老人们都说孩子眼睛干净,可以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这孩子是不是真看见了?

想着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和葛军为了安全不被人发现,白天大门从外面锁着,屋门窗户都关着,窗帘也是拉上的!

窗帘是什么时候打开的!

刘翠霞又赶紧转身,看着拉到一旁的窗帘,葛军刚出去就没动窗帘,肯定不是他干的。

这个屋里只有她和孩子,那孩子坐在床上又没动过,也不是她,那会是谁?

想着三两步跑上床,伸手去抱着墨墨,扯着嗓子喊:“葛军,葛军!”

声音都变了腔调,最后一声破音颤抖。

葛军一手黑色机油的进来,脸色很难看:“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家里有人是吧?一大早鬼叫唤什么?”

刘翠霞伸手指着窗户:“你看窗帘。”

葛军看了一眼,皱着眉头:“你没事开窗帘干什么?万一有人看见怎么办?”

边嘟囔着边过去又把窗帘拉上,嘴上还反复说着:“这哪儿是弄了个孩子回来,简直弄了个小祖宗,这孩子要是个傻子,我一准把他卖了去,真是晦气死了。”

刘翠霞顾不上其他:“刚才,大壮让我看外面,我扭头一看,看见有个穿着白衣服的人,看不清脸,就站在窗外,等我想看清楚时,一下不见了。所以我过去问你有没有人进院子。后来我发现窗帘是开着的。”

葛军愣了一下,看了看刚拉上的格子窗帘,又回头看着刘翠霞,还有她强迫抱在怀里的孩子,孩子抿着小嘴,瞪眼看着他,眼睛很亮。

眉头皱得更深:“你别胡说八道,大白天还能见鬼不成?”

又深深看了墨墨一眼:“你看这孩子不是没事吗?要真是有事,孩子肯定会哭闹,好了,赶紧去做饭,我还要去上班呢。”

刘翠霞还是被恐惧笼罩着,想想又觉得葛军的话也没错,真要是有事,孩子应该不能这么安静,松开墨墨:“那你坐这里看着孩子,我去做饭,还有,你别打他啊。说到底还是个孩子,我们既然想养,就该当亲生的一样。”

主要是没有孩子,她在哪儿都抬不起头,好不容易抱来个孩子,肯定要好好养着。

葛军哼了一声,有些不耐烦:“行了,你赶紧走吧。”

刘翠霞才出去,到厨房门口又停下了脚步,厨房窗户朝北,屋后还有棵洋槐树,厨房里常年不见阳光。

白天进去,屋里就很暗,有时候还需要开灯。

想着刚才看见的东西,这会儿有些不敢推门进去,总感觉昏暗的屋里,说不定角落里蹲着什么东西。

又胆小地回屋喊着葛军:“葛军,你抱着孩子,我们一起去厨房,我害怕。”

葛军骂了一句:“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看能把你吓死。”

嘴上说着,还是起来伸手去抱墨墨,墨墨又挣脱不了,只能乖乖地任由他抱着,一只小手还扒拉着那只红红的耳朵。

刘翠霞先出门看了几眼,确定大门外没动静,带着葛军赶紧去厨房,让葛军抱着孩子先进了厨房,她才赶紧跟着进去。

生了蜂窝煤炉子,然后和面擀面,还边没话找话地跟葛军说着:“就做个鸡蛋面吧,鸡蛋还剩下四个,留两个一会儿给孩子蒸个鸡蛋羹。”

有一点她还是很开心的,虽然这孩子不吭声,但是也不挑食,给喂什么都吃。

葛军也没意见:“你看着弄就行。”

把墨墨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让他自己坐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干瘪的烟盒,从里面倒了半天,倒出一根烟来。

含着烟,拿过火柴抽出一根,擦了几下没擦着,嘴里含糊地骂了句脏话,又使劲一划,呼的一声,蹿起一股火苗。

火苗一下蹿起来扑着葛军的脸而去,一阵灼疼,葛军赶紧扔了火柴,惨叫一声捂着脸。

正在和面的刘翠霞听见声音赶紧回头,看着葛军捂着脸,满手是面地跑过去:“怎么了?我怎么闻到糊味了?”

葛军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呼了一口气,放下手让刘翠霞看:“你看我的脸,我的脸上是不是受伤了?”

眼睛下面,又两个硬币那么大一块地方红起来,还肉眼可见的起了泡。

刘翠霞哎呀一声:“怎么还烫的这么严重?怎么烫的啊?”

说着水泡越来越大,像几个黄豆粒那么大:“看着挺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毕竟是脸上,弄不好可能会留疤。

葛军只觉得钻心的疼,却不想去医院:“真是邪性了,我就划个火柴竟然还能把脸烫伤了。”

边说着边斯斯哈哈的呼着气去外面找镜子看。

刘翠霞也觉得纳闷,一根火柴这么厉害?还能把脸烫成那样,无意的看了坐在板凳上墨墨一眼。

孩子很乖的坐在板凳上,她看过去时,他也仰着小脸看着自己,大眼睛亮汪汪的。

刘翠霞也没多想,又去和面。

葛军在外面好半天才进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娘的,真是邪门了,竟然烫这么厉害。”

不过他还是用针挑破了水泡,然后抹了一层牙膏在上面,这会儿冰凉刺激,也分不清是不疼了,还是疼麻木了。

刘翠霞见他脸上已经没事了,就念叨着:“以后少抽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葛军不搭理她的唠叨,坐下来拿着火柴,不甘心的擦着一根又一根……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3: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3: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