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陈青璇陈凡陈青璇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陈凡陈青璇_陈凡陈青璇陈凡陈青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凡陈青璇回忆审判

(陈凡陈青璇)陈凡陈青璇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陈凡陈青璇)_陈凡陈青璇(陈凡陈青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凡陈青璇回忆审判

小说介绍

《陈凡陈青璇》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陈凡陈青璇,主角陈凡陈青璇性格讨喜,各线剧情发展极为有趣:而一旁的陈青璇则是死死的捂住胸口,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终于想起来了很多年前的那一幕幕。当初外公外婆来接他们,想要强制性的带走他们,她无声的同意了,她觉得,自己的母亲病重都是因为那个身败名裂的他。和他在一起,对于她和母亲来说,是悲惨的,是不幸的。因为他,母亲遭受了不知道多少苦难,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陈凡,所以她觉得离开了陈凡,她和母亲将会变得更好,至少母亲的病可能会好一些。…

免费试读

过了近一个小时,陈凡才恢复了过来,他叫来了医生给他处理了双手。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坤萨发来消息,几大集团先前提出的从喜波利亚开辟新路线的计划被提上了日程。

而陈凡作为坤萨集团在大夏的代表人物,则是成为了这一次任务的总负责人。

而屏幕外面,

欧阳钦等人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一股悲怆升起。

他身边的几个缉毒警更是忍不住落泪。

“当初,当初就是在喜波利亚,我们遭受到了埋伏,兄弟们死了一半!”

同样的,

大夏缉毒总局,血刃灰人中还活下来的夏天也是忍不住狠狠一颤,

当初的血刃灰人,就是在这一场战役中被打掉了编制,从那以后,血刃灰人就彻底的消失在了灰人部门中,

这突如其来的悲痛让得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一幕幕血腥而悲惨的画面,在欧阳钦,在夏天等人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场景再次刺疼他们的心扉。

当初,

欧阳钦等人收到消息,几大集团将会从喜波利亚开辟新的运毒路线,第一批运的毒品足足就有一吨,

而且,这一吨毒品纯度非常的高,运到目的地之后,直接二次加工,加入面粉等物品直接可以暴涨到五吨的恐怖数量。

所以,那一次,欧阳钦毫不犹豫的带着所有灰人倾巢而出,

他们提起埋伏在从喜波利亚进入大夏的边境的位置,可是,那一次,他们却是遭遇了生平大敌。

对面的敌人对于他们灰人的作战方法了如指掌,他们的战术刚刚制定出来就被敌人破解,

他们这一次面对的敌人并不只是简单的毒贩,而仿佛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最后,

在人数差别巨大的情况下,他们被包围,然后一个个的灰人倒在了血泊中。

从回忆中挣扎出来,

欧阳钦等人流着泪看着陈凡,

“原来,那一次任务你是总负责,难怪,难怪我们的战术你都了如指掌,难怪我们的作战方法总是被针对性的突破,因为,你是我们之间最优秀的那个人啊!”

“面对你,我们只能失败,可是,你知道吗?那一次死掉的,都是你的兄弟,你的战友啊!”

“我知道你肯定有苦衷,我知道你有难处,可是,他们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

这一刻,

想起了当年那一幕的灰人们都忍不住垂泪。

陈凡作为这次计划的负责人,他开始和各大集团的代表制定详细计划。

一整天,

所有人都在讨论走那条线路和其他的相关事宜。

等到了大晚上,

其他代表这才离去。

陈凡回到房间,躺在了沙发上,他揉着眼睛,感觉酸涩无比。

嗡嗡!

而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

陈凡漫不经心的将手机拿出来,

可是在看见手机的那一刻,

陈凡猛的坐了起来。

消息是陈青璇发来的。

“我妈妈病重,她很想你,你回来看一眼,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她病重了?

陈凡刷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满是慌乱。

他下意识的将外衣拿起来,朝着外面跑去。

可是刚刚踏出一步,他的身影陡然停了下来。

明天,计划就开始了。

他身为整个大夏区的负责人,几乎几大集团的目光都死死的集中在他的身上,他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么多双眼睛放在他的身上,要是他冒险回去,白洛一家就都危险了。

“不行,我不能回去!”

陈凡死死的抑制住内心的冲动,死死的咬住牙齿。

他拿出手机,颤颤巍巍的回了一条消息:“璇璇,爸爸这几天有事暂时回不来,等几天我马上就回去,我发誓!”

嗡嗡!

那边陈青璇很快回了信息。

冷冰冰的字眼让陈凡感到害怕。

“三天,三天之内你不回来你就永远不要来了!”

“璇璇………”

陈凡急得落泪,可是发出去的消息旁边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陈青璇再次拉黑了他。

“璇璇………璇璇……….”

陈凡红着眼睛,伸手颤抖着将上面的信息删除,一低头,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手机屏幕上,

嘭!

他踉踉跄跄站不稳,一屁股倒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黑黑的,

肩膀轻轻耸动,

无声的哭泣着。

绝望啊,

悲痛啊,

像无尽的深渊将他吞噬,他在深渊的沼泽中挣扎啊,双手拼命的抬起,可是,始终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手拉他一把。

他亦师亦父的局长死了,他宛如亲兄长一般关心他的夜莺死了,

那个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女人重病了,

自己的女儿对自己只有恨,

他在大夏已经身败名裂,人人喊打。

没有人愿意相信一个叛徒,相信一个屠夫,相信一个魔鬼,

他只能蜷缩在椅子上,两条腿弯曲着,双手死死的抱紧双腿,脑袋枕在膝盖上,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

这一刻,

这个男人,

看不见了,他的眼前是宛如海洋般浩瀚的黑暗,牢牢的将他禁锢。

他是陈凡,

可是他不能做陈凡,

他是欧阳晨,他是夜莺,他是吴燕,他是吴兵,他是千千万万牺牲的灰人,

所以,哪怕是回去看一眼那个满眼都是他的女人都是奢望。

这个世界上啊,

灰人陈凡已经被抹除得一干二净,现在有的,只有大夏修罗,坤萨六爷,屠夫恶魔陈不凡。

黑暗,

越来越黑,他坐在椅子上,宛如大海中无助飘摇的扁舟,

无边无际的黑,

压抑得人要疯掉,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终于,

那一刻,

黑暗中一句绝望的低吼响起:“白洛,等我,等我回去!”

屏幕外面,

大部分观众代入陈凡的角色,他们感觉快要窒息了。

所有人都捏着拳头,屏着呼吸,一动不动。

他们仿佛也置身于无尽的黑暗,

看不见一丝光明,

绝望,

无助,

荒凉,充斥他们的内心。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8:44
下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