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舒晚邬辰陆舒晚邬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陆舒晚邬辰最新章节目录陆舒晚邬辰免费阅读无弹窗

陆舒晚邬辰(陆舒晚邬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陆舒晚邬辰)最新章节目录(陆舒晚邬辰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介绍

陆舒晚没想到身边又一个因为被家里催婚困扰的,“那你准备怎么办?”姚茕:“我也不知道啊,所以这不是找你救命吗?”陆舒晚:“……”她也没被催过婚,更没相过亲,怎么救命?陆舒晚考虑了片刻,建议道:“要不然,你先去跟秦睿见一面,探探情况?”“我见他?”姚茕气血上涌,“我怕我们见面就得打起来。”…

免费试读

姚茕跟陆舒晚说明了原委。

姚母自生病住院后,性情就有了些转变,这段时间给姚茕安排了好几场相亲,偏偏姚茕性子倔,越是要她做什么她越不做。

所以这几场相亲她都没去,最后的结果就是惹怒了姚母。

姚母放了狠话,今天下午的相亲,如果姚茕再敢放鸽子,就停了她的卡,不准她出门。

从小到大,姚父姚母对姚茕都是极度的溺爱,有求必应,就算要天上的月亮,都会想方设法摘下来给她。

这还是第一次不顾姚茕的意愿,逼着她去做一件她不想做的事情。

姚茕从毕业后,就没正经工作过,卡一旦停了,比杀了她还要可怕。

所以,下午的相亲她不想去也得去。

关键是,相亲的对象,还是她无比讨厌的人之一。

姚茕气愤道:“你说我妈到底什么眼光啊,就算想我嫁人,也没必要找秦睿那种货色吧?”

没错,相亲对象就是秦睿,邬辰的狐朋狗友之一。

陆舒晚安慰道:“要不然,你和阿姨好好沟通一下?”

姚茕沮丧说:“没用的,这次我看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陆舒晚没想到身边又一个因为被家里催婚困扰的,“那你准备怎么办?”

姚茕:“我也不知道啊,所以这不是找你救命吗?”

陆舒晚:“……”

她也没被催过婚,更没相过亲,怎么救命?

陆舒晚考虑了片刻,建议道:“要不然,你先去跟秦睿见一面,探探情况?”

“我见他?”姚茕气血上涌,“我怕我们见面就得打起来。”

秦睿和姚茕的恩怨可以追溯到高中时期,那会儿姚茕跟邬辰写了封情书,结果被姜颜衾在学校广播站当着全校的面念了出来,当时邬辰和姜颜衾在一块儿,念完后,两人还讨论点评了一番。

自此,姚茕就因为这事成了全校的笑话,那时候姚茕还有些婴儿肥,邬辰随口一句“小胖妞”,就让这个外号跟着姚茕直到高中毕业。

而邬辰身边的那些朋友,每次在学校看到姚茕,都会嘴贱的叫她“小胖妞”,就连那些爱开玩笑的老师也爱这么叫她。

“小胖妞”这个称呼,简直成了姚茕的噩梦。

其中,当属秦睿的嘴最欠,好几次惹得姚茕拿着拖把追着秦睿屁股后面打。

陆舒晚也没辙了。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会儿,姚茕忽然道:“舒晚,要不然,你陪我去?”

陆舒晚:“……”

姚茕和秦睿见面地点约的咖啡厅。

速战速决,谈完就走人。

姚茕和陆舒晚先到,两人等了近半个小时,秦睿才顶着鸡窝头,睡眼惺忪的赶来。

看到陆舒晚,他目光停顿了下,还不阴不阳的嗤了声,才在椅子上坐下。

“陆老师,你一个离婚的,陪人相亲也不怕不吉利。”

陆舒晚只皱了皱眉,没说话。

倒是姚茕听到这话,想打爆他的狗头,“秦狗,你说什么呢?”

一听到“秦狗”这个称呼,秦睿脸就又黑又臭,“十几岁粗暴野蛮点儿勉强还有些娇憨可爱,小胖妞,你都二十几岁了,再跟以前一样,只能叫做泼妇。”

“你说谁小胖妞,叫谁泼妇呢!”这两个称呼完全是踩在姚茕的雷点上,她双手一拍桌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却也在这时,不小心弄翻了面前的咖啡杯,里面的咖啡全撒了出来。

“茕茕!”

陆舒晚惊呼了声,姚茕才反应过来,连忙避了避,却还是有不少弄在了裙子上。

她气的血压上涌,眼睛都瞪红了。

陆舒晚忙从包里拿了纸巾出来给她擦了擦,然后对姚茕道:“你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我来跟秦少谈。”

闻言,姚茕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陆舒晚,陆舒晚对她弯了弯唇以示安抚,姚茕这才先去洗手间清理裙子上的咖啡渍。

姚茕一走,气氛瞬间就平和了不少。

秦睿盯着陆舒晚看了会儿,翘着嘴角,漫不经心道:“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我是来跟姚茕相亲的,不是跟陆老师。”

陆舒晚说:“你也看到了,你跟茕茕没办法好好谈,既然如此,不如我代她跟你说。”

秦睿讽笑道:“那我是不是也要找个人代才显得比较不吃亏?要不,我跟辰辰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代我跟陆老师谈?”

陆舒晚轻抿嘴唇,沉眸看着他。

秦睿耸肩,扯了嘴角说:“开个玩笑而已,陆老师不必放在心上。不过,陆老师看起来倒是挺在意辰辰呢?”

陆舒晚并不想提起邬辰这个人,她说:“我们还是谈你和茕茕的事情吧。”

邬家。

今儿是周六,邬阔、梁京希夫妇以及邬梨、许嘉延夫妇都在,邬辰和姜颜衾也一早回来,加上孙子小麻雀和外孙女许之之,一大家子算是聚齐了。

傅薇和邬政衡把人召集齐,也是为了商讨邬辰和姜颜衾的婚事。

前两日,姜颜衾答复了傅薇,同意和邬辰结婚,傅薇高兴坏了,也怕两人在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周五那天就通知了邬家所有人周六回家,商讨婚礼筹备相关事宜。

老太太和老爷子凑在一块儿,翻着日历,挑选黄道吉日,梁京希和邬梨则拉着姜颜衾兴致勃勃的聊着婚纱、结婚照以及婚礼相关事宜,她们都是过来人,有经验。

只有邬辰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事不关己的玩着手机游戏。

作为姐夫的许嘉延盯着邬辰看了两眼,低声道:“既然决定和颜衾结婚了,就收收心,颜衾是个好姑娘,你别辜负了她?”

邬辰沉默了会儿,说:“我会对她好。”

跟过去二十年一样好。

邬辰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姜颜衾,她脸上噙着淡淡的笑,静静的听着梁京希说着什么,面色平和。

结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邬辰。”

忽然的一声,拉回了邬辰的注意力,他偏头看了眼,邬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一脸严肃。

邬辰挑了挑眉,还没开口,就听邬阔道:“来书房一趟。”

说完,邬阔转身就先上楼去了。

邬辰收起手机起身,正要跟着上楼,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他边走边看了眼,是秦睿发过来的微信消息,一张图片。

他点开看了下,是一只细长白皙的手,握着咖啡杯。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7:55
下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8: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