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 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 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_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小说免费阅读_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 )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 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_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小说免费阅读_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原本两人关系还行,但现在,许穗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房子。回了自己房间,望着那张早就换掉了所有床单被罩的床,许穗还是觉得有点恶心,干脆就在沙发上歪了一会儿。许穗是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惊醒的。…

免费试读

许穗下午本来有兼职的, 但身上实在太疼了,她只能请了假回公寓休息。

租住的公寓是很小的两室,她和孟可一人住了一间。

原本两人关系还行,但现在,许穗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房子。

回了自己房间,望着那张早就换掉了所有床单被罩的床,许穗还是觉得有点恶心,干脆就在沙发上歪了一会儿。

许穗是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惊醒的。

她迷迷糊糊出了房间,却见孟可一边问着谁呀,一边走到了门边。

孟可看了一眼猫眼,回头冲许穗说了一句:“穗穗,是你男朋友来了。”

许穗还没来得及说话,孟可就打开了门。

周肃站在门外,一脸的怒容。

门一打开,他就直接冲了进来:“许穗,张弛说你昨晚在酒吧跟一个男人走了?是不是真的!”

许穗从睡梦中被惊醒,头霍霍的疼着,身上也疼的厉害,她没力气,也没心情和周肃在周旋,直接了当开了口:“周肃,我们分手吧。”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大的火气,穗穗,你冷静点,周肃你也是……这么凶干什么呀,就算穗穗做了什么,你也得先问清楚啊。”

孟可娇滴滴的劝着,许穗听的恶心无比,她甩开周肃的手,转身就往房间走。

周肃却一步上前,直接拽住了许穗的头发。

他一身的酒气,双眼通红:“许穗,你给我说清楚,你跟哪个野男人走了?你昨晚是不是跟别的男人睡了……”

许穗被扯住头发,疼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可她身子瘦小,周肃却又高又壮,她怎么挣都挣不开。

孟可抱着手臂在一边添油加醋:“不是吧,穗穗昨晚没回来,我还以为她和你在一起呢?你们昨晚没在一起啊周肃?”

周肃听到孟可这一句,立时火冒三丈,他松开手,一巴掌就搧在了许穗脸上:“贱人,你昨晚没回公寓去哪了?你他吗敢给老子带绿帽子我一准弄死你!”

“周肃!你够了吧!到底谁给谁戴绿帽子?你劈腿多少次了自己心里没数?还有你,孟可,你和周肃滚床单的时候,不嫌脏吗?”

许穗捂着脸,气的全身都在发抖,这算什么事?

贼喊捉贼吗?周肃哪儿来的脸这样骂她打她?

“你,你胡扯八道……”

孟可被人揭了底,当即又羞又气:“许穗,你别脏水往我身上泼,你自己在外面不检点,关我什么事啊……”

“是泼脏水,还是你自己下贱,孟可,你清楚的很,知道我为什么把床单被罩全扔了吗?”

许穗冷笑望着她:“我全都看见了,难为你们,还要看着我的照片来助兴,周肃,你也不怕自己不举?”

孟可瞬间气焰全无,她只能求助的望向周肃:“周肃……”

“许穗,我和她们上床是因为什么?你要是给老子睡,我至于找别人吗?谈恋爱到现在快一年了,我他吗只拉过你的手,老子都要憋死了!”

周肃说着,目光忽然落在了许穗被扯的有些歪斜的衣领处。

雪白的肌肤上,凌乱着大片大片的红痕,周肃这样的情场老手,一眼就认出了是什么。

他双眼血红,伸手扯住许穗的衣领用力撕开……

“啊,许穗你……”

孟可都惊呆了,许穗全身都白的发光,简直晃眼,但胸口,锁骨,腰腹,连片的绯色吻痕触目惊心,而胸衣遮盖住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会是多么香艳旖旎。

周肃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往上涌,他失控的抓着许穗的双臂,将她一把摁在了墙上,“贱人,你不肯给老子睡,现在却被别的男人弄成这样……许穗,你找死!”

周肃的拳头落下来时,许穗惊惧的想要尖叫,可极度的恐惧却让她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她只能死死闭着眼,等着周肃的拳头落在自己脸上。

可周肃最终,却重重一拳狠狠砸在了墙上。

许穗整个人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

周肃居高临下望着她,到底还是难掩怒火,重重一脚踹在了许穗的小腹上:“许穗,我一定会把你那个奸夫找出来,你给老子等着,这事儿没完。”

许穗被他那一脚踹的痛楚不堪,紧紧抱着小腹,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周肃转身怒冲冲的离开。

孟可冷哼了一声,扭身回了自己房间。

许穗蜷缩在地板上,全身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小肚子里像是刀子绞着一样的疼。

她想要爬起来去拿手机报警,可根本不敢动一下,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差不多半小时,才扶着墙壁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挪回了房间。

许穗拿到手机,先打了报警电话,又打了急救电话。

警察和120几乎是同时到的,许穗半边脸肿的几乎透明,脸色惨白,捂着小肚子不停呻吟,连路都走不成了,护士将她抬上担架,但她连平躺都不能,只能蜷曲侧躺着,一路上疼的眼泪都没停过。

孟可作为合租的室友,和唯一的目击者,也被警察带走问询。

周肃被警方传唤,周家很快知道了这些事,而周肃把人打伤住院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陆东珩的耳中。

他到医院的时候,周家的人也在,只是他们来的目的是让许穗撤案。

许穗刚做完全身检查,她虽然没有伤到脏腑,但肚子仍疼的厉害,雪白的小肚子上碗口大的一大片青紫淤血,十分的触目惊心。

周家人看到她脸高高肿着的样子,也有些心虚,但却还是高高在上的口吻让她直接开个价。

“我不私了。”

许穗说话都困难,毕竟一张嘴就扯到脸上的伤,她疼的眼泪直打转,但却倔强的不肯哭出来。

“许小姐,我知道周肃这次不对,但小情侣之间打打闹闹也正常,这样吧,你看,二十万,就当精神补偿金,你住院的所有开销我们都负责。”

周太太自觉自己已经很大方了。

可许穗却笑了一声:“周太太,别说二十万,就是二百万,两千万,我也不要,杀人偿命,打人坐牢,就这个道理。”

“许穗,你别不识抬举,本来就是你高攀我们周肃……”

“嗯,我高攀他,那分手好了。”

许穗冷静的望着面前的周太太:“免得我们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女人,拉低了你们周家的门楣。”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周太太,忽然就变了口吻,强笑着道:“穗穗啊,阿姨刚才语气是不大好,你可别放在心上,这样吧,你先好好养病,我等会儿让周肃来给你赔礼道歉。”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6:22
下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上午6: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