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安栀陆旻行免费_ 姜安栀陆旻行姜安栀陆旻行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姜安栀陆旻行_姜安栀陆旻行小说姜安栀陆旻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姜安栀陆旻行免费_ (姜安栀陆旻行)姜安栀陆旻行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姜安栀陆旻行)_姜安栀陆旻行小说(姜安栀陆旻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陆旻行显然也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你睡外面,我去宿舍住。”姜安栀抱着被子跟陆旻行到外屋,想想外面雨挺大,陆旻行到单位也有一段距离,又是半夜三更的,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这么冒着雨过去,她也于心不忍。纠结了一下,爽快的跟陆旻行说道:“你也别去宿舍了,我打地铺就行。”说着把被褥往小床上一放,去里屋床下捞垫子。她昨天收拾屋子时见到床下有草垫,是原主嫌弃脏从床上扯下来塞床下的,现在铺在地上完全没有问题。…

免费试读

外面雨下倾盆,屋里滴答滴答漏得大起来。

姜安栀本能的朝着外屋喊了一声:“陆旻行?”

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姜安栀站在床边拿着手电筒,看着陆旻行把家里的盆盆罐罐都拿过来摆在床上,地上,整个屋里压根儿没能睡人的地方。

陆旻行有些抱歉:“秋天没修屋顶,所以雨一大就会漏,要不你在外屋将就一下,等天好了我再修屋顶。”

姜安栀看着床上的盆盆罐罐,压根儿没多想:“你那个床那么小,也睡不下两个人啊。”

说完脸瞬间爆红,她在胡言乱语什么?!

好在屋里黑,陆旻行看不见她的窘迫。

陆旻行显然也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你睡外面,我去宿舍住。”

姜安栀抱着被子跟陆旻行到外屋,想想外面雨挺大,陆旻行到单位也有一段距离,又是半夜三更的,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

这么冒着雨过去,她也于心不忍。

纠结了一下,爽快的跟陆旻行说道:“你也别去宿舍了,我打地铺就行。”

说着把被褥往小床上一放,去里屋床下捞垫子。

她昨天收拾屋子时见到床下有草垫,是原主嫌弃脏从床上扯下来塞床下的,现在铺在地上完全没有问题。

陆旻行点了根蜡烛放在橱柜上,看着姜安栀拽着床垫出来,过去帮忙:“我来吧,你睡床我睡地上。”

姜安栀不好意思:“那怎么行呢,还是我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陆旻行已经拎着垫子去地上铺好,又把自己的被褥一卷抱了下来铺在草垫上:“地上凉,我习惯了,你睡床吧。”

姜安栀争不过,去铺了床躺下,才意识到她和一个男人同睡在一个房间里,而且两人相距不过一米。

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橱柜上烛光浅淡,炉子上水壶滋滋响着,窗外大雨倾盆落下。

声音在黑暗里无限放大,连微弱的烛光,姜安栀都觉得有些刺眼。

明明用的是自己的被褥,呼吸间却充斥着一股清冽好闻的味道。

更是不敢翻身,怕有声音吵到了陆旻行。

姜安栀觉得自己是疯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会儿竟然紧张成这样?

大概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陆旻行算是她唯一熟悉的人,所以她才会扭捏?

躺到骨头疼,才不得不轻轻翻了个身,侧身正好能清楚看见陆旻行平躺的模样,暗影中轮廓模糊。

姜安栀莫名就口干舌燥起来,小心咽了下口水:“陆旻行,你睡了吗?”

陆旻行没吱声。

姜安栀知道陆旻行没睡:“陆旻行,你说过几天去市里,是过几天啊?”

“下周一。”陆旻行回答的很简洁。

姜安栀算了下,今天才周三,到下周一还要四天。

这四天她也干不了啥,不如好好跟秦红霞学习织毛衣。

也好好打听一下,离婚对陆旻行到底有没有影响,还有回市里,就会见到原主父母一家,还要想想该怎么面对。

毕竟原主在父母跟前长了二十年,变化这么大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姜安栀想想要喊对她来说是陌生人为爸妈,还是有些头疼。

大雨滂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初春下这样的雨还真是少见。

在姜安栀迷糊想睡着时,感觉地上的人有动静,睁开眼就见陆旻行已经在边穿外套边往外走。

紧张的坐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有异响,我去看看,最近山上雪水融化,又下这么大的雨,很容易山体滑坡。”陆旻行快速说完,人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姜安栀赶紧跟着起来,开门就见陆旻行穿着大衣融入雨幕中。

风裹着雨瞬间打为了过来,让她打了个冷战,又赶紧关门回去。

一直到天亮,陆旻行都没回来。

外面的雨倒是小了不少,淅淅沥沥还在下着。

姜安栀不知道陆旻行是直接去上班了,还真是跟他说的一样,出现了山体滑坡?

找了半天也没有雨伞,只能淋着雨小跑着先去了趟厕所。

家属院就一个公厕,在东南角,进去一长溜的蹲坑,中间连个隔断都没有。

昨天的姜安栀还别扭的不愿意去,今天已经完全适应。

这么早,厕所已经在排队,几个女人就站在小雨里说着八卦,看见姜安栀过来也丝毫没有避讳。

“昨晚蒋家村山体滑坡,整个村子都被埋了。”

“可不是吗,特别惨,我和其他几个嫂子商量好了,一会儿吃了早饭就过帮忙。”

“那我也去,肖医生一早也去了呢。”

姜安栀听完心里一惊,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紧接着就想到,这时候的救援力量能不能跟上?还有医疗队够不够专业?毕竟这里离市里很远,从市里过来也要几个小时。

而周围乡镇医院的医疗水平都相当有限,恐怕连最基本的手术都难完成。

从厕所出来,跑着回家,职业习惯让她想不了太多,就想着赶紧过去能帮一点是一点。

匆匆洗了把脸,刚换上厚外套准备出门时,有个没见过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来:“嫂子,队长受伤了,已经送往市里医院,领导让我过来接你。”

姜安栀吓一跳::“受伤了?严重吗?

“不知道,车就在门口,嫂子,我们赶紧走吧。”

姜安栀顾不上多想,跑回屋里把柜子里所有的财产都带上,跟着来报信的宋凯往大门口跑。

大门口已经停了辆绿色吉普车,副驾驶上坐着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眉眼间锁着担心。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下午3:22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下午3: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