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染傅司寒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叫什么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苏安染傅司寒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叫什么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孩子越哭,婆婆晃得越厉害。躺在床上的儿媳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孩子是不是饿了,要不再喂点糖水?医生说明天就能有奶了。”婆婆冷哼一声:“我生五六个孩子,也没一个来医院生的,在家生完就有奶,你怎么就这么娇气,看给我乖孙饿的。”儿媳妇瘪瘪嘴,不敢再吱声。…

免费试读

苏安染问清楚了县城就一所医院,而且县城不大还是挺好找的。

拎着提包站在马路对面,看着医院大门,还想着一会儿看见傅司寒要怎么说,却没想到就看见傅司寒和罗彩霞并排走着出来。

想想跟自己走时,傅司寒还刻意拉开一点距离,跟罗彩霞竟然走这么近。

苏安染的心突然像是被强挤了个柠檬进去,有些酸涩,甚至感觉傅司寒脸上表情都是温柔的。

站在马路对面不动地看着傅司寒和罗彩霞。

傅司寒刚要感谢罗彩霞过来送东西,抬头见就苏安染站在马路对面,绷着小脸很不高兴的样子,手里还拎着行李。

愣了一下,快步过去:“是出什么事了吗?”

苏安染小心眼地觉得,傅司寒在面对自己时突然就很严肃,完全没有刚才和罗彩霞在一起的温柔。

虽然自己这种小情绪很可笑,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

低头垂眸盯着脚尖,心里叹口气:“我把你妈和你弟打了。”

傅司寒想想朱桂花的脾气,傅长林的德性,还有苏安染的性格,会动手也不奇怪。是他没有考虑好,把苏安染一人留在那里。

伸手拎过苏安染手里的包:“先进去再说。”

苏安染也不想考虑傅司寒身上的伤好没好,直接松手让他拎着,和他一起过马路。

罗彩霞就一直站在路边,脸上始终带着温柔恬静的笑容,见苏安染过来,很主动地打招呼:“你来了,我还说二妮住院,阿寒和大哥在这里照顾不方便呢。”

苏安染看见罗彩霞脸上的笑,瞬间觉得自己很小家子气,回了个甜甜的笑容:“还是彩霞姐想得周到,我也是后来反应过来才来的。”

在刚才那一瞬间,感情菜鸟的她反应过来,在这个陌生的年代,她第一个认识的是傅司寒,所以她对傅司寒从欣赏到有好感,到现在的有点点喜欢。

是一种本能。

罗彩霞点点头,又冲傅司寒说道:“二妮估计还要一会儿才能醒过来,我先回去熬点小米红枣粥,晚一些送过来。”

傅司寒道谢:“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罗彩霞笑了笑,掩不住眼里的落寞:“你太客气了,我们之间不用道谢的。”

苏安染看着罗彩霞走远,心里还有些微微醋意,又安慰自己,算了,那是傅司寒的过去,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有感情经验的苏安染,烦躁这些乱七八糟的感情线路。

傅司寒默默地看着苏安染,看她突然像只烦躁的小狮子一样,表情变化生动,还有些生气,也不敢乱问:“你吃饭没有?我先带你去吃饭?”

苏安染压下乱糟糟的思绪:“不用,我出来时,把饭盒里的五个包子热了,这会儿不饿呢。对了,二妮现在情况怎么样?”

傅司寒有些难以启齿:“不太好,命是救回来了。”

因为乱吃药大出血,命虽然救了回来,却永远没了做母亲的资格。

苏安染能猜出结果:“能活着就好,他们胆子实在太大。”

傅司寒就觉得傅二妮这条命应该是苏安染救的,要不是苏安染的提醒,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去找傅长林回来。

更不能把傅二妮及时送到医院。

带着苏安染去病房,路上斟酌了下开口:“你有没有吃亏?”

苏安染知道傅司寒问她有没有被朱桂花和傅长运打伤:“没有,倒是他们受伤了。”

傅司寒也不意外,苏安染能把一个年轻男人过肩摔到地上,打伤朱桂花和傅长运也正常。

县医院还是一片平房,住院部在最后面一排,也是生的炉火。

傅二妮住的是产科病房,五人间,靠墙放着一圈的单人床,中间生着火炉。

住了两个生完孩子的产妇,还有一个是傅二妮。

炉边烤着尿布,屋里都散发着奶腥味和尿骚味。

苏安染一进病房,被满屋子味道熏得差点儿熏迷糊,门窗更是关的严实,密不透风。

就这儿,还有个伺候月子的婆婆在嚷嚷:“赶紧把门关上,快点,哎呦,风都进来了。”

苏安染赶紧把房门关上,因为病房里是刚生完孩子的产妇,傅司寒和傅长林都不方便进来,两人就在外面等着。

实在没办法,傅司寒才让傅长林去找了罗彩霞来帮忙。

苏安染忍着味道,过去看了眼还躺在床上昏睡的傅二妮,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技痒没忍住伸手拉过傅二妮的手腕,搭在她的脉搏上。

许久后,才又把她的胳膊塞回被窝里,心里感叹,傅二妮是命大,才捡回一条命。

刚才说话的婆婆,一直好奇傅二妮得了啥病,问刚进来那个女人,那女人也不回答。

现在见苏安染进来,又没忍住:“床上这是你啥人啊?得了啥病?我听说流产了,咋流产了?”

苏安染挺讨厌这种打听别人隐私的人,虽然不喜欢傅二妮,但也不会把她的隐私胡乱说出去,当没听见一样坐着。

婆婆见苏安染不搭理她,撇了撇嘴,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晃着,小婴儿张着大嘴不停地哭着。

孩子越哭,婆婆晃得越厉害。

躺在床上的儿媳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孩子是不是饿了,要不再喂点糖水?医生说明天就能有奶了。”

婆婆冷哼一声:“我生五六个孩子,也没一个来医院生的,在家生完就有奶,你怎么就这么娇气,看给我乖孙饿的。”

儿媳妇瘪瘪嘴,不敢再吱声。

苏安染回头看了眼,这么热的屋子里,她坐这么一会,就感觉后背冒汗,而小婴儿里三层外三层地包着,外面还用厚厚的小被子包着,又用红绳像是绑粽子一样捆着,孩子能不难受吗?

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孩子捆得太紧,太热了。”

婆婆翻了苏安染一眼:“你懂什么,我养了几个孩子,有的是经验。”

苏安染立马闭嘴不说话,回头就见傅二妮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目光阴沉沉地看着她……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30日 下午3:22
下一篇 2022年11月30日 下午3: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