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穗陆东珩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_许穗陆东珩(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

(许穗陆东珩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_许穗陆东珩(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深情不折腰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许穗陆东珩》主角是许穗陆东珩,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第三人称的写作视角,带来极佳阅读体验:她明明都和陆东珩断了,昨晚却和鬼迷心窍似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那些画面,许穗的脸红的更厉害了,都不知道等下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陆东珩。听到房间里的动静,陆东珩拧开门把,对电话那边的人道:“她醒了,你等一下。”陆东珩走过来把手机递给她:“穗穗,有人找你。”…

免费试读

果然像陆东珩所说的那样,雪夜不好打车,平日里打车很快会有回应,可如今快三分钟过去,还是没有司机接单。

经过方才的那一番折腾,时间已过了十点,公交车亦停了。

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面前,车窗降下,陆东珩那张俊美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上车,女孩子夜里独自打车不安全。”

许穗想了片刻,拉开车门上了车。

比起和陆东珩划清界限,她更在意自己的安全。

系上安全带,许穗客客气气的和他道歉:“那便麻烦你了。”

小女人一副要和他彻底化清界限的模样,陆东珩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踩下油门向前而去。

夜晚飘扬的雪花让能见度降低,陆东珩车开的也很慢。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陆东珩开车,而不是坐在后座,由司机开车。

外面寒风呼啸,车内一片安静。

陆东珩除了在亲昵时话多些,其他时间一向话少,许穗不主动搭话,他更没有开口的意思。

许穗想起什么,开口打破这片寂静。

她又一次道了谢:“有些日子我准备去医院缴纳费用,得知有人预存了我哥接下来一年的费用,陆先生,真的很谢谢你。”

她说的万分真挚,陆东珩双眼目视前方,转动方向盘:“举手之劳而已。”

也许那些钱对陆东珩来说算不得什么,可对许穗来说,足以让里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不用那么紧迫。

“真的很感谢你。”

前方红灯亮起,陆东珩踩下刹车,扭头去看许穗,眼中添了一丝旁的情绪:“那你打算如何感谢我?”

路灯的光打在陆东珩的侧脸,许穗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只知道他在看她,等她的回答。

许穗心头一跳,陆东珩的暗示如此明显,她怎会听不出来。

“我……”许穗垂下眼睑,浓密的眼睫微微颤抖,在脸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那些钱,我能不能分几次还给你?”

“许穗,到底是我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在装傻。”

许穗放在腿上的手顿时握紧了些:“陆先生……”

绿灯在半分钟前亮起,陆东珩的车仍旧未动,后方有人在按着喇叭催促。

他踩下油门,接着向前驶去。

话题被中断,接下来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车停在小区外。

许穗道了谢,下车离去。

积雪垫了一层,鞋踩在上面,发出细微的咯吱咯吱声。

许穗怕摔倒,所以走得很慢,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停下脚步往后看了一眼,小区外已经没有了那辆熟悉的车。

她抿了抿唇,说不上心里到底是何滋味。

明明是很坚定的要和陆东珩断了,可心中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翻脚。

回到公寓,浑身上下都被暖意所包裹,许穗拍了拍落在身上的雪,有的雪花融成了水,渗进衣服里。

许穗放了热水,泡了个美美的热水澡,喝过热牛奶,再躺进温暖的被窝里睡下。

明天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必须要保持充足的睡眠,至于那些烦心事,能不想就不想。

这场初雪足足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堪堪停下。

许穗醒来过后拉开窗帘,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漂亮极了。

她想去阳台上欣赏一下雪景,可刚下过雪的清晨偷着入骨的凉意,风也像刀子似的,刮得脸生疼。

在阳台上站着没两分钟,许穗就回了屋内。

可屋子里再暖和也要出门,她顶着寒风到了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

接下来几天,许穗的生活整体来说很平静,每天上班下班,抽空去医院,周末几乎都被兼职占据,忙碌,却也充实。

只是偶尔会想起周老太太,也不知她身体状况如何了。

她们已有一月未曾见面,许穗和周家人联系很少,偶尔打电话给老太太,接起的也不会是她。

从这也能看得出来,老太太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

当许穗提出想去看周老太太时,对方想也不想的拒绝了:“老太太如今身体弱,你来了她会强撑着和你说说话,这样岂不是对老太太的身体恢复更没有好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许穗也不好再强求。

好在再过几日就是老太太的生日,届时她也有理由上门去看看。

挂了电话,郑家也快到了。

自上次郑溪在许穗面前吃过东西,她仿佛破罐子破摔一般,也不再偷偷摸摸的吃东西,而是想吃就吃,哪怕会对送来的食物各种挑剔。

这也使得郑文杰多请了两个厨师,就是为了做出能让郑溪满意的食物来。

这也便宜了许穗,跟着吃了不少美食。

正常进食和靠着打营养针维系有不少的差别,比起初次见面,郑溪的面色好了许多,也长了点肉。

许穗能看得出来,郑溪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可如今这张漂亮的脸蛋上左脸靠近头发的地方,有一道微微凸起的疤,以至于郑溪将头发更多的分在左边,以遮挡住这痕迹。

想着,许穗看了眼郑溪盖在薄毯下的双腿。

脸上的疤可以做手术去掉,可她的腿却没那么容易恢复。

要不然,郑溪也不会为此自暴自弃了。

郑溪自出事后对别人的目光就格外敏感,此时见许穗看向她的腿,顿时怒了:“你看什么看,我……”

手机铃声响起,许穗抬手示意郑溪停下,她不再说了,旋即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那么听许穗的话?!

许穗很快挂了电话,神态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许穗中午要去医院,便按时离开了。

路上,许穗接到周肃的电话,说老太太想见见她。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你。”

“这么急?”许穗皱了皱眉头,前两次可都是等周末家宴的时候才一起过去的。

“奶奶这几天住院了,今天刚好些,想要见见你。”

许穗握紧了手机:“老太太住院了,情况怎么样,严不严重?”

“怎么也没人告诉我?”

“在哪家医院?”

接连几个问话抛过去,足以说明许穗的急切。

她早上才打电话问过老太太的情况,周肃的姑姑什么都没有说,住院二字更是提都没提过。

“姑姑最近和我妈闹了点矛盾,自是不会告诉你。”周肃道,“在博爱医院。”

“我正在去博爱医院的路上,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到。”

周肃在医院大门口等着她,许穗到了以后,他递来一杯奶茶,含笑道:“我记得你最喜欢喝的就是这家的奶茶了,尝尝还是不是原来的味道。”

他的亲祖母还未出院,他还在这里给前女友买奶茶。

许穗伸手将奶茶推开:“不用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周肃眼中有阴霾一闪而过,很快恢复如常。

几分钟后,许穗在周肃的带领下走进老太太的病房。

比起上次见面,老太太的白发更多了些,人也消瘦了。

许穗眼中几乎是立即就漫上了泪光:“奶奶……”

老太太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来:“穗穗来了,快过来,陪我说说话。”

许穗刚坐下,陆东珩就到了,周父堆着笑请他过去坐下。

陆东珩没多犹豫,坐在许穗的身边。

两人并排而坐,距离有些近,手肘动一动就能够碰到对方,是一个有些亲密的距离。

周父想起陆东珩不喜与人距离过近,本想开口让许穗离陆东珩远些,但见老太太已拉住许穗的手说起了话,陆东珩也没露出不耐的神色,便咽下到了唇边的话。

想来是陆东珩太过担心老太太,才会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穗穗,你和周肃恋爱一年多了,有没有想过更进一步?”

老太太的话让许穗僵硬了下:“我们……”

周太太上前一步,满脸是笑的道:“当然有考虑了,我家周肃日里夜里盼着能将穗穗这么好的媳妇儿娶进门呢。”

说着,她看了周肃一眼,示意他赶紧表态。

周肃连连点头:“是啊奶奶,只要穗穗愿意,我绝对二话不说娶她进门。”

“不用那么着急。”老太太慈爱的看着许穗,“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穗穗要好好考虑清楚才是,不用顾虑我这个老婆子。”

许穗笑了:“好,我会考虑清楚的。”

没两分钟,她想到这里还有陆东珩在,主动把话题引到了他身上,随后默默起身,站到一旁。

刚大病一场,老太太很快就支撑不住要休息了。

病房里的人尽数出来,周家的人簇拥着陆东珩,小心翼翼的陪着说话,希望能借此多攀上几分交情。

但陆东珩没有多做停留,拒绝了周家人去送送他的提议,转身大步离开了。

周肃看到许穗情绪低落,温声道:“奶奶她年纪到底大了,生病也实属正常,你不要难过了。”

说着,他就想伸手去拉许穗的手。

许穗不动声色的避开,冷淡道:“我先走了。”

“穗穗!”周肃追了上去,语气和软,“我知道你生气,可那事儿我们都有错,你能不能看在奶奶的面子上,给我一个机会。”

“她要是看到我们结婚,肯定会好起来的。”

许穗本不想理会,可周肃说的这些话实在让人厌烦,她闭了闭眼:“周肃,你和孟可又和好了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8: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8: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