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_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_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曲安然沈隽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肖燕确实不是正规医学院毕业,只是跟着镇上医生学过,算是赤脚医生。经过考核后,现在是队医务室的医生,主要管家属院这一片,谁家有个头teng脑热,孩子有个发烧咳嗽,也都是她过来看。在家属院里人缘非常好。如今却被曲安然这么直白的呛到脸上,清秀的脸上瞬间变得青红一片:“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你……”红着眼圈委屈的看着曲安然。…

免费试读

边哭着边使劲拍着怀里孩子的后背,而孩子明显已经呼吸困难。

沈隽屹顾不得多想,快步过去抱过孩子:“走,我们现在赶紧去医院。”

“等一下!!”

曲安然跑着过来,她看孩子难受的模样,就现在看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恐怕跑不到医院就会因为窒息而死。

医生的本能让她顾不上多想,指挥着沈隽屹:“孩子表情已经很痛苦,呼吸急促困难,送医院来不及的,你手按住孩子胸口下方一寸的地方,使劲挤压,快!”

张一梅并不信的曲安然的话,毕竟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初可是骂过她,还诅咒她儿子死了才好。

她刚才说的办法谁知道有没有用,哭着催着沈隽屹:“沈队,快,去医院,再晚就来不及了。”

白衬衣姑娘叫肖燕,她满是敌意的看了曲安然一眼,也催着沈隽屹:“沈大哥,快点,山子现在一刻也不能耽误!”

曲安然也没指望这些人能立马相信她,直接冲过去抢过沈隽屹怀里的孩子,背对着自己搂在怀里。

双手按在孩子胸口下做海姆立克急救法,让孩子腹部膈肌迅速上抬,胸腔压力增加,产生力道将卡在气道的异物吐出来。

沈隽屹愣了一下,见曲安然抢走孩子,生怕她的蛮横和自以为是误了抢救孩子的最佳时机,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和她平时的胡闹不同。

不由分说又伸手抢过孩子,顺势推了曲安然一把,用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吼着:“曲安然!你还胡闹什么!”

曲安然趔趄了几步,重重靠在后面门框上,只感觉后背撞的生teng,可是现在不是她吵架的时候,孩子的命真是一分钟都不能等。

眼中也冒着怒火看着沈隽屹:“现在是你们在耽误救孩子的最佳时机,沈隽屹!今天这孩子我救不了,我把命赔给他!”

说完非常果决的抢过孩子,快速实施抢救,如果再不行,就只能剥开气管将异物取出。

怒吼的曲安然,眼冒怒火又带着一丝坚定,像是烈火中的玫瑰,火辣带刺。

却让人莫名的愿意相信她。

沈隽屹没再抢回孩子,而是看着曲安然在做急救,清楚的看见她额前碎发已经shi透,还有大滴的汗水滴下,落在眼睫上。

张一梅紧张的哭喊,想去抢孩子,却被沈隽屹拦住。

肖燕着急的直跺脚:“沈大哥,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要是这样有用,我们还能这么着急吗?”

沈隽屹抿着唇角盯着曲安然,手却不由自主的攥成拳。

曲安然不知道按了多少下,直到孩子嘴里喷出一整个红枣,伴随着哇的一声大哭,才松了一口气。

张一梅听到儿子哭,也哭着冲过去抱过儿子:“山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肖燕见曲安然竟然真把孩子救活了,皱着眉头有些不满:“你这样做太冒险了,这一次不过是侥幸,要是真出事你负得起责吗?”

曲安然从原主记忆里扒拉一圈也不认识这个长得文静的姑娘,刚听着好像是个医生,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她可也是个从来不会受气的主,冷笑一下:“你倒是个医生,这么简单的急救方法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医生的。”

肖燕确实不是正规医学院毕业,只是跟着镇上医生学过,算是赤脚医生。

经过考核后,现在是队医务室的医生,主要管家属院这一片,谁家有个头teng脑热,孩子有个发烧咳嗽,也都是她过来看。

在家属院里人缘非常好。

如今却被曲安然这么直白的呛到脸上,清秀的脸上瞬间变得青红一片:“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你……”

红着眼圈委屈的看着曲安然。

张一梅心里护着肖燕,见曲安然这么讽刺肖医生,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抹了把眼泪:“虽然你救了山子,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说肖医生,谁知道是不是刚才红枣已经快出来了,被你一折腾就掉了出来。”

曲安然突然觉得原主蛮不讲理其实也有好处,就是不会吃亏!

直接被这个无脑的女人气笑:“行,既然你这么说,今天就算我多管闲事,下次换你,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都不看一眼!”

说完转身进屋,还yongli摔上房门。

力气之大,一声巨响后,震的房门沈围的土都掉了下来。

张一梅气的脸通红,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你怎么还可以咒人死呢?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人!”

肖燕过去挽着张一梅的胳膊,还伸手抚了抚她怀里孩子的后背:“saozi,你也消消气,先看看山子还难受不。”

说完扭头看着沈隽屹,一脸抱歉:“沈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可能误会saozi了,等saozi气消了我们来给她道歉,没想到saozi也是个热心肠呢。”

沈隽屹拧着眉点点头没说话,看着紧闭的屋门,感觉曲安然这次好像才是真的生气。

进了屋的曲安然只是气了一下,这会儿洗了手,气定神闲的坐下继续吃饭。

她刚才救那个孩子,已经有些冲动暴露,而沈隽屹的眼神深不可测,仿佛一秒能dong穿人的心思。

所以她必须要骄纵一些,才能让他不怀疑。

否则,她和原主性格前后差异太大,回头不得把她送精神病院去。

沈隽屹站了一会儿进屋,曲安然已经吃掉半个粗粮馒头,刚剩下的半盘白菜也吃的干干净净,倒是那一份红烧肉一口没动。

想到刚才自己推曲安然那一把,用了很大的力气,还是有些愧疚,沉默了一会儿去小床边,从枕头下mo出一个信封,转身过去递给曲安然:“这个给你。”

曲安然还坐在小饭桌前捧着碗喝开水,看见眼前突然出现的信封愣了一下,想伸手接,又想到原主的人设,冷哼一声继续垂眸喝水,不打算搭理沈隽屹。

沈隽屹在曲安然对面坐下,把信封放在桌上又往曲安然面前推了推:“这里有一些粮票还有一些钱,刚才我太着急了,对不起。”

曲安然心里有些诧异,都说这个年代,特别是西北这些地方,大男子主义非常严重。

而沈隽屹能主动道歉,也算难得,绷着脸淡淡的开口:“我就是看不得孩子受罪,要是大人,谁管她死活。”

很想有志气的说,钱和粮票拿回去吧,我不要。

可是想想原主就留下了几块钱和十斤全省通用粮票,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她想在这个年代立足过好,钱和粮票都需要!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上午2:55
下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上午3: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