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时卿江北珩小说_时卿江北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时卿江北珩小说)_时卿江北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钟文清和沈南光走后,时卿和江北珩日子也平静了很多,隔壁张一梅一家也依旧跟从前一样热闹。只是老太太也不敢再找时卿的事,连指桑骂槐都不敢,主要是时卿真动手的啊。时卿忙着上班忙着看书还要偷偷翻译稿子,晚上还可以奴役江北珩给自己捶腿按摩,虽然最后都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昨晚又是辛苦劳作到半夜,导致时卿坐在办公室不停地揉眼睛打瞌睡,看书上的字都是重影。心里倒是佩服对面的肖燕,现在已经开始看数学书,每…

免费试读

钟文清和沈南光走后,时卿和江北珩日子也平静了很多,隔壁张一梅一家也依旧跟从前一样热闹。

只是老太太也不敢再找时卿的事,连指桑骂槐都不敢,主要是时卿真动手的啊。

时卿忙着上班忙着看书还要偷偷翻译稿子,晚上还可以奴役江北珩给自己捶腿按摩,虽然最后都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

昨晚又是辛苦劳作到半夜,导致时卿坐在办公室不停地揉眼睛打瞌睡,看书上的字都是重影。

心里倒是佩服对面的肖燕,现在已经开始看数学书,每天没事就在做数学题,让时卿一点都不敢放松。

揉着眼睛去倒了一杯开水,丢了几片茶叶进去,打算提提神,她不能在肖燕面前看书,所以基本都是心里反反复复背诵那些公式和政治题。

刚泡好茶,陈院长笑眯眯地进来:“小曲,小肖,你们俩个准备个节目,八月十五号的时候要去二所演出。”

肖燕问了一句:“今天都八月三号了,我们也来不及啊。”

时卿原本还迷迷糊糊还有些不清醒,听到三号陡然清醒过来,她就说她一直忘了一件什么事,都三号了,她该来的大姨妈还没来?

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上次江北珩失控那一次,两人没有任何措施,不会是怀孕了吧?

虽然还没满一个月,可是没来事就很可能是!

加上前两天小腹有点隐隐疼痛,估计就是着床的表现。

时卿越想也惊恐,萝卜头来得这么快吗?

陈院长见时卿脸色突然发白,人跟傻了一样愣神,还以为是被演出的事情吓着了,解释道:“小曲,你也别害怕,你们俩上去唱个歌就行,你们天天听广播,那上面的歌曲学一首。”

肖燕有些得意地看了时卿一眼,痛快地点头同意:“没问题,正好我最近学了一首新歌。”

陈院长很满意:“好,那你和小曲好好商量一下,争取来个二重唱。”

肖燕痛快地应下,陈院长才满意地离开。

时卿却一直游离的震惊中,要是真的怀孕了,她要怎么办?打掉肯定是不能打掉,伤身体不说,还是极端的不负责任,可是生下来,她事业一点头绪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经验,小萝卜头就要来凑热闹。

而且有了孩子后,她还能回去吗?

越想越郁闷,心情也愈发的烦躁。

偏偏肖燕没有眼力见,想想又能在晚会上出风头,心情就很不错,收起书本看着对面的时卿:“北国之春你听过没有,我有磁带,你拿去听听,到时候我们配合一起唱。”

时卿没搭理她,还在乱糟糟地想着,如果有了孩子,现在的环境,还有大学怎么上?

越想越头大,都有种想哭的冲动。

肖燕见时卿不搭理自己,又追着问了一句:“院长说让咱俩二重唱,你要是不会就赶紧学,别回头上台出丑。”

时卿正烦得不行,听肖燕不停地叨叨,冷着脸:“到没看出来,你还会唱歌,在这里当医生委屈你了,你应该去文工团当个台柱子。”

肖燕被呛白一顿,气得脸红:“你……我也是好心,你怎么说话呢。”

时卿冷笑:“谢谢你的好心!保证不耽误你出风头。”

肖燕你了半天,最后摔摔打打的出门,吵架她也吵不过时卿,最后还是自己吃亏。

时卿惆怅到来了病人,一忙起来也没工夫想怀孕的事情。

中午下班时,原本想着不回去吃饭,就在食堂凑合一口得了,没想到江北珩过来。

时卿一看罪魁祸首,心情更不好了,板着脸噘着嘴不想搭理江北珩。

江北珩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时卿早上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不高兴,很小心地问:“今天工作时,谁惹你生气了?”

时卿横了他一眼:“还能有谁,肯定是你。”

江北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今天做了什么让时卿不开心的事情,又怕开口说话会让她更不开心,索性站在时卿对面不吱声。

工作睿智冷肃的一个男人,在时卿面前敛去所有锋芒,变得木讷沉默,还有些无措,像做错事的大男孩。

让时卿突然就心软了,伸手握着江北珩的手指:“你怎么突然来了?”

江北珩看看沈围,确定没人,轻声说道:“陆长风那边有确切的消息,今年冬天会恢复高考,文件这两天就会下发,到时候会登报通知,鼓励所有有条件的年轻人参加考试。”

“真的!?”

时卿瞬间忘了所有的不开心,差点蹦起来,又想到这里还是卫生院,赶紧拉着江北珩往外走。

一直到大路上,才开心地问江北珩:“真的吗?那我可以报名吧?”

江北珩点头:“应该可以的,陆长风说这次不限年龄不限职业,自愿报名,基层推荐,学校复审,只要通过就可以参加考试。”

这样的条件,对很多下乡的知青可能会严苛一些,因为名额还是有限,很多人的命运就卡在村支书手里。

但对时卿来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江北珩单位就可以开推荐信。

时卿感觉心都要跳出来,捂着心口激动不已:“我的天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啊啊,我要给爸打电话,让他赶紧给我搞个名额。”

有捷径走,她干嘛还要凭着什么所谓的实力去竞争?

再说了,恐怕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要各显神通去想办法找关系弄推荐信。

江北珩看着兴高采烈的时卿微微失神,总感觉时卿就是飞在天上的风筝,随时可能断线高飞。

心空了一下,闪过一丝惊慌,却又不能阻拦时卿前进,那样他就太自私了,目光纵容又宠溺地看着时卿:“不用,我可以让单位给你开推荐信。”

时卿哇了一声,抱着江北珩胳膊连着跳了好几下:“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对了,朝阳能不能考大学?让朝阳一起啊?”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11: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11: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