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祟宋宴汐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沈祟宋宴汐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沈祟宋宴汐小说叫什么名字

沈祟宋宴汐(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沈祟宋宴汐)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沈祟宋宴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沈祟宋宴汐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沈祟宋宴汐》,本小说讲述了沈祟宋宴汐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那番话,是我说的重了。我送你回去。”洛之鹤起身,带着宋宴汐往停车场走。沈祟眼看着不远处的男女,心底直觉,宋宴汐跟洛之鹤之间大概会出点事。只不过他没想到洛之鹤居然心思会动摇。他收回视线,驱车离开了。而宋宴汐在几天以后,接到了宋母的电话,说是一个沈姓老板,帮宋父换了大医院。她明白了,这是她帮忙打发谢希,沈祟给她的“报酬”。宋宴汐就请假回了一趟家。宋父现在住的那家医院,是宋宴汐赚一辈子,…

免费试读

“那番话,是我说的重了。我送你回去。”洛之鹤起身,带着宋宴汐往停车场走。

沈祟眼看着不远处的男女,心底直觉,宋宴汐跟洛之鹤之间大概会出点事。

只不过他没想到洛之鹤居然心思会动摇。

他收回视线,驱车离开了。

而宋宴汐在几天以后,接到了宋母的电话,说是一个沈姓老板,帮宋父换了大医院。

她明白了,这是她帮忙打发谢希,沈祟给她的“报酬”。

宋宴汐就请假回了一趟家。宋父现在住的那家医院,是宋宴汐赚一辈子,也去不起的。

这大概是她跟沈祟之间的交易,最划算的一次。

宋宴汐跟沈祟说了一声谢谢,那边没回。

她也没有放在心上,她回来一趟,得帮宋母减轻负担,所有时间都花在了照顾宋父身上。

差不多是一个星期以后,张喻神秘兮兮的跟她说:“沈祟跟周意结不成婚了。”

宋宴汐顿一顿,说:“周意又把沈祟给甩了?”

“沈祟甩的周意。”张喻说,“原因不知道,但是我猜,能让沈祟走到这一步,大概是周意又跟哪个男的有一腿,彻底伤了他的心。周意真的太不珍惜了,沈祟为了结婚做了那么多……”

谁也没想到,这一回分手,沈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短短几个月,宋宴汐无数次撞见陌生女人坐上他的副驾驶。

有网红、明星、模特,也有各类名媛。每一个,长相都是拔尖的。

沈祟长得好,身材气质也绝佳,再加上家庭背景显赫,以前是他难撩动,一旦主动,撩女人那是易如反掌。

他的变化她略有耳闻,来源都是张喻,她说沈祟三个月时间里,好了十来个。

而宋宴汐这三个月跟沈祟的交集,就是他在一个星期前回她的消息:你谁?

前边是她发的谢谢,感谢他帮她爸换了医院。

宋宴汐猜他没有给她备注,老老实实报了名字。这之后联系就又断了。

不过a市就这么大,总有偶遇的时候。

宋宴汐再次见到沈祟,是在一个雨天。

她下班回家,默默的看着窗外,突然看到沈祟的身影,他似乎跟旁边的车主起了点小摩擦,整个人淋在雨中,眼神冰冷,一言不发。

旁边还站了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面前的车主骂骂咧咧。

毕竟是帮了宋父的,宋宴汐还是决定下车看看情况。刚走近,三米远,都能闻到沈祟身上的酒味。

她这会儿还不知道,今天是周意订婚。她跟沈祟分手以后,火速跟了个有钱的老头,短短几月,定了终身,衬托得跟沈祟一起的几年如同玩笑。

“你好,发生什么了?”宋宴汐撑着高价从出租车司机那儿买来的伞。

那人指着沈祟道:“他故意追我的尾。”

女人说:“你看错了,开车的是我。”

宋宴汐也知道酒驾的严重性,跟车主说:“私了吧。”

沈祟高他半头,冷眼看他,依旧不开口。

车主说:“你看他这态度……你愿意私了,那五万块。”

宋宴汐实在拿不出这笔钱,最后问了张喻借,想着等沈祟明天清醒了问他要。

车主拿到钱,也不闹事了,开着车走了。

宋宴汐转头看着女人,说:“你是他朋友么?”

女人强调:“女朋友。”

沈祟冷道:“女朋友?”

女人脸色惨白,尴尬不已,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宋宴汐也没有办法,只得把沈祟哄上车,给他系安全带的时候,他冷淡道:“滚。”

“是周意渣了你,又不是我。”宋宴汐可真委屈,果然好心会被当成驴肝肺。要不是他帮了她爸,她也恨不得他赶紧进去。

沈祟被周意两个字刺激,直接伸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阴冷道:“你再说一遍?”

宋宴汐不做声,不跟醉鬼计较,几分钟后,他松开了手。

她送他进了他的别墅,屋子里面也是一团乱,沈祟脱了湿透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疏离冷淡。

宋宴汐找了几张纸巾给他擦脸,说:“五万块,记得还……”

沈祟一手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扯到自己面前,张嘴咬上了她的喉咙,很用力,宋宴汐几乎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咬穿气管,鲜血崩出而亡。

她心里一咯噔,眼泪因为恐惧那是本能的往下掉。抬手胡乱抓到东西就往他头上砸。

沈祟顿了顿,冷冷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这一眼看的宋宴汐毛骨悚然,她有种感觉,他比姜烬要疯多了。

车主那句“他故意追尾”忽然闪过,这会儿想起,她心里拔凉。

宋宴汐在心里骂自己圣母婊,管他一个疯狗干什么?

“人血是什么味道的?”她听到他稍微松开她,轻笑了一声,似魔怔的变态,“死亡是什么感觉?”

宋宴汐惊得动弹不得,心里直打哆嗦,感觉到他的牙齿又贴着她的皮肤,颤着声音说:“沈祟,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沈祟置若罔闻,下一刻宋宴汐浑身僵硬。

他没咬她了。

沈祟在吻她,舌尖一下下勾着她脖子上被他咬出来的咬痕,然后就有些不对劲了,手不再拽着她的头发,而是顺着她的衣沿危险的摩挲。

“不想弄死你了。”他的声音依旧清冷,“想跟你做点别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4: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4: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