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隽的小说_(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隽屹曲安然小说_ 沈隽屹曲安然小说沈隽屹曲安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沈隽的小说_(沈隽屹曲安然)沈隽屹曲安然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隽屹曲安然小说)_ 沈隽屹曲安然小说(沈隽屹曲安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她话刚落,朱桂花就拎着两个黑乎乎的暖壶闯进来:“天黑刚烧的热水,你们洗洗。”放下暖壶还扫了眼三斗桌上的提包,又哈哈笑着出去:“我再去给你们拿脸盆脚盆去。”沈隽屹根本没时间说话,只能跟着出去拎了桶凉水进来,又拦住送盆子的朱桂花,让她不用忙了,赶紧回屋去。…

免费试读

曲安然快朱桂花一步拎起提包:“不用,我自己拿就行。”

她可不认为朱桂花是想帮她拎包,怕是想知道她都带了什么东西。

朱桂花心里不满意,介于沈隽屹还在,依旧笑着:“那成,你们先去睡,还是老二以前的屋子,你们去看看还缺啥不。”

周满仓在一旁叮嘱了一句:“把电灯拉着了。”

曲安然拎着包跟着沈隽屹出来,还瞟了眼周长运,这男人偷偷投过去的眼神,她可没错过。

眼神里的贪婪和邪念一点儿都不加掩饰。

心里忍不住叹息,这是一家什么人啊,沈隽屹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没有长歪。

沈隽屹的屋子在最东边一间,房间很小,看着不过五六平米的样子,里面也是一铺炕,铺着粗布床单,两床洗的白发的被子,墙壁用报纸糊着。

就靠窗有个三斗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可以看出,真是朱桂花很临时收拾出来的屋子,而沈隽屹之前的生活用品,一个都没了,估计已经被这家人都分了。

小声嘀咕了一句:“你肯定不是这个家亲生的。”

沈隽屹把包放在三斗桌上,看了眼曲安然一眼:“你说什么?”

曲安然忙摇头:“没什么,没想到你妈还挺热情的哈。”

沈隽屹没再追问,看着炕上并排放着的两床被子,才意识到带曲安然回来,这几天肯定要睡在一张炕上。

正犹豫着怎么跟曲安然解释,让她住这里,他晚上出去借住一晚上。

曲安然先开了口:“家里有热水吗?还有一会儿我给你看看伤口,折腾一天千万别崩开了。”

她打算跟沈隽屹回来,就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既然是夫妻,住在一个屋里也很正常。

反正是一人一床被子,也没什么关系。

而且沈隽屹还伤得那么重,能发生什么?

所以,曲安然压根没多想,就想赶紧洗漱一下好好睡一觉,这一天坐车坐得全身快散架了。

还有就是赶紧检查一下沈隽屹的伤口。

她话刚落,朱桂花就拎着两个黑乎乎的暖壶闯进来:“天黑刚烧的热水,你们洗洗。”

放下暖壶还扫了眼三斗桌上的提包,又哈哈笑着出去:“我再去给你们拿脸盆脚盆去。”

沈隽屹根本没时间说话,只能跟着出去拎了桶凉水进来,又拦住送盆子的朱桂花,让她不用忙了,赶紧回屋去。

朱桂花从沈隽屹脸上实在看不出他的心思,更不知道他回来想干什么,所以就格外的小心:“你们明天早上不用早起,这两天生产队开始挖水渠,早上可能有些吵。“

沈隽屹嗯了一声,拎着盆子进屋。

朱桂花越想心里越忐忑,小跑着回屋跟炕上的周满仓说道:“你说老二突然回来干啥?”

周长运还歪靠在炕边,抄着手有些不在意:“这是他的家,他回来咋了?当初他说结婚不回来办,我还以为是这个女的看不上咱们乡下呢。现在回来不是挺好的。”

朱桂花瞪他一眼,压低声音骂着:“你懂个屁,你忘了罗彩霞的事了?”

周长运愣了一下,期期艾艾地说着:“我二哥也没说跟罗彩霞好啊,再说我和罗彩霞的事情,你不也同意。”

朱桂花呸了一口:“你闭嘴,你个没用的东西,人都给你按在屋里了,你都没弄成。你要是和罗彩霞睡了,现在不就是你媳妇了?”錵婲尐哾網

周长运不服气:“谁知道罗彩霞死都不肯呢,也不知道看上我二哥什么,结果我二哥也没要她。现在她就是个破烂货,我看谁还敢娶她。”

朱桂花还是挺喜欢罗彩霞,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漂亮姑娘,心灵手巧还听话,家里就一个寡母,也挺能干的。

她就想着让罗彩霞跟小儿子好,结果不知道谁说的,罗彩霞在跟老二谈对象。

而沈隽屹在家的时候,确实也经常帮着罗彩霞母女俩,干农活挑水砍柴的,所以她也觉得沈隽屹看上了罗彩霞。

而周长运也喜欢罗彩霞,朱桂花就偏心小儿子,也更希望罗彩霞能成小儿媳妇,等罗彩霞的那个寡妇妈死了,家里那个院子不都是周长运的。

所以早几年,朱桂花就算计着,想让周长运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就不怕罗彩霞跑了。

结果罗彩霞拼死也不同意,还撞墙要寻死。

朱桂花怕把事情闹大了,赶紧哄着罗彩霞,说周长运是喝多了,只要她不往外说,以后肯定让沈隽屹娶她。

甚至下跪求罗彩霞。

罗彩霞心软答应了,朱桂花赶紧托人给周长运说了个更偏僻山沟里的媳妇,这才消停了几年。

可是三年前,沈隽屹发电报过来,说是受了重伤,让家里过去人照顾。

朱桂花舍不得离开,毕竟走一个人,就少挣一份工分,还要去那么多天,想了想就让罗彩霞去。

罗彩霞当天下午收拾东西离开,去了大半个月才回来,村里人都觉得沈隽屹肯定会娶罗彩霞。

毕竟罗彩霞一个大姑娘没名没分的过去照顾大半个月。

就等着喝沈隽屹和罗彩霞的喜酒,谁知道一等三年,前几个月传来沈隽屹结婚了,娶的是城里的姑娘。

村里人都觉得沈隽屹对不起罗彩霞,就是一个陈世美。

朱桂花心里却跟明镜一样,罗彩霞三年前离开去照顾沈隽屹,半路上却被周长运拖进苞米的强bao了。

这事周长运以为没人知道,她却偷偷过去看得真切。

周长运发完兽欲后,提着裤子离开,扔下半死不活的罗彩霞不管。

朱桂花怕罗彩霞反过来去告小儿子,把罗彩霞弄到山上窝棚里伺候了半个月,还好言好语地哄着,只要罗彩霞饶了丧尽天良的周长运。

她一定会让沈隽屹娶了罗彩霞。

这件事又变得人不知鬼不觉,罗彩霞也从来没提过,因为一直是个沉默少语的性格,也没人发现什么问题。

朱桂花心里却有鬼,总怕沈隽屹知道这件事,更怕沈隽屹知道自己的身世。

毕竟两年前已经有人来村里打听过沈隽屹,听说还是京市的大官。

【作者有话说】

看到熟悉的宝子们来了,还有旧书会好好更新的,爱你们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30日 上午2: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30日 上午2: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